(沈棠余光觑)主公,请你矜持点_(沈棠余光觑)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主公,请你矜持点》,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沈棠余光觑,由作者“沈棠”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外头正下着滂沱大雨,天地几乎连成一线,时不时还有电闪雷鸣伴奏祈善合衣睡下没多会儿,便被这阵嘈杂敲门声唤醒睁眼起身,整理衣襟,正要穿上木屐要去开门,沈棠先他一步开了门来人穿着斗笠蓑衣,神情焦急——正是钱家村的村正沈棠侧过身,邀请人进屋“屋外雨大,老丈先进来说话”村正摆手婉拒:“不了不了”…

小说:主公,请你矜持点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沈棠

角色:沈棠余光觑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沈棠”的一本新书《主公,请你矜持点》。故事精彩片段如下:二人动作不算慢,而中年男人已经脱下那双不怎么合脚,鞋底磨损的木屐,光着脚丫踩上木阶,留下几个带着泥水的湿脚印——虽说院内打扫很干净,不少地方也铺了石子儿,但雨水一大仍会积出泥水坑,很容易脏脚——看到沈棠二人一通忙碌,他笑着出声。“二位随意就好,无需这么麻烦。”沈棠一听男人这话,两瓢冲干净脚丫子,笑着…

主公,请你矜持点

《主公,请你矜持点》免费试读014:明哲保身(感谢萌主力高妹+2) 在线试读

行至廊下台阶处,祈善抬手解下斗笠,弯身将木屐并排放在好放,提起衣摆赤脚踩上台阶。取下挂在木柱上的的水瓢,舀起廊下石盆中雨水,冲去脚上沾着的淤泥。

沈棠也脱下木屐,下意识去找室内用的鞋子,扫了一圈也没找到能替换的。祈善将脏污的衣摆卷起固定绑在腿弯处,从袖中取出专门的帕子擦净脚上水渍,再将水瓢递给沈棠。

二人动作不算慢,而中年男人已经脱下那双不怎么合脚,鞋底磨损的木屐,光着脚丫踩上木阶,留下几个带着泥水的湿脚印——虽说院内打扫很干净,不少地方也铺了石子儿,但雨水一大仍会积出泥水坑,很容易脏脚——看到沈棠二人一通忙碌,他笑着出声。

“二位随意就好,无需这么麻烦。”

沈棠一听男人这话,两瓢冲干净脚丫子,笑着将水瓢丢进石盆,哐哐两声踩上木阶。

祈善话中带上几分严厉。

“幼梨,你的礼数呢?”

沈棠笑冲他招手:“不是说客随主便嘛?阿兄就是太多礼了,还不快上来避一避雨?”

祈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拿沈棠这一举动没辙,转身对中年男人致歉。中年男人倒是好涵养,一直端着笑,忙说好几次“无事”,脸上也不见丁点儿不快,反而夸沈棠真性情活泼。

祈善叹气:“可舍弟今年都十二了,还这般跳脱不稳重,担心他日后要吃大亏……”

中年男人神情微微僵住。

“舍弟?这是一位小郎君?”

祈善点头:“是啊,家中幼弟。相貌随了家母,因其男生女相,这些年没少招来误会。”

中年男人讪笑两声,直说自己看错了眼,居然将男儿郎错认女娇娥。

说着将二人领到偏室,让沈棠他们在这里等雨,若雨势不减,也可以住下来凑合一夜。

中年男人忽道:“想起东厨还温着一锅姜汤,二位要不喝点儿姜汤暖暖身?”

祈善叉手谢过中年男人。

男人道:“二位稍待片刻。”

随着脚步声逐渐远去,沈棠收起玩世不恭的笑,神色严肃凝重:“这人撒谎,满身都是破绽,不管他是不是去东厨端姜汤,我们都得小心。”

祈善:“自然要警惕。村正说阿宴有脑疾,自出生就被遗弃在庄子,不管不顾,以至于下人多有怠慢,这点从院中晾晒的小儿衣裳也看得出来。此人却说阿宴是他儿子,呵!”

沈棠在室内转转,时不时用手指摸一把室内的摆件,手指捻了捻,指腹干净无灰尘。

漏窗附近摆着两张整理整齐的书案,一大一小,又用书架当隔断将屋子化为几个不同区域。沈棠随手拿起桌上的竹简,打开发现是给孩童启蒙的,上面既有成人笔迹也有小孩儿涂鸦。

她道:“打扫还挺干净,看样子那些下人也不是完全不干活……只是这大雨天的,风雨大得能将茅屋吹上天,居然没人出来把院内晾晒的衣裳收进去,这就很不合理了。”

祈善淡淡地道:“还有,那男人一身士人装扮,却生着一副凶相,目光凶狠,身上带着血气。说是士人更像草莽,且满口谎言——我担心不是不想收,而是无法去收……”

或者说,没命去收。

沈棠挑眉:“是土匪?”

祈善道:“时局动荡,落草为寇、打家劫舍并不罕见。”

不仅不罕见,甚至成了某些人唯一的谋生手段,还会带着一村子人“发家致富”呢。

“如此说来是凶多吉少了。”

“极可能无一活口,不是土匪也是窃贼,反正不会是这个庄子的主人。”

找阿宴没找到,反而碰上一桩凶案。

沈棠倒吸一口冷气。

祈善好笑地道:“沈小郎君,你是怕了?”

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沈棠一屁股坐在席垫上,眨眼道:“我可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这等极有可能穷凶极恶、灭人满门的凶徒,我怎么会不怕?祈先生,我们现在入了狼窝,是饿狼盘中餐……”

说着掏出插在腰间的柴刀。

这把柴刀用衣裳挡着没被中年男人看到。

祈善的佩剑没带出来,二人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这把柴刀了。握着刀柄,她才有几分安全感。其实她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要她一个安心宅家里的宅女画手经历这么刺激的事情?

虽说——

虽说她是杀了个官差,事后还很淡定接受了现实,但她认为是正当防卫,再加上这具身体残留的因子作祟,让她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宅女有了如此凶悍冷血的一面。

她本人是很友善的。

毕竟一个被编辑催稿、咆哮,还敢怒不敢言的画手能有什么坏心眼儿呢?

祈善:“……”

“我们是入了狼窝,但谁是饿狼盘中餐还未可知。”他从沈棠口中说出“奉公守法”四个字的时候,表情就麻木了,不客气地拆台,笑道,“奉公守法的良民也不会当逃犯的。”

谁知沈棠却说:“祈先生有所不知,我有大冤。若不明不白死在发配路上,或者死在孝城教坊哪张塌上,日后有青天大老爷翻案发现还有我这么个无辜者,可那时候斯人已逝,徒留遗憾。为了不让这幕成真,也为了捍卫律法公正,我得保住自己的命,当逃犯合情合理。”

祈善:“……”

他看着侃侃而谈的沈小郎君,感慨自己活了一把年纪,脸皮还没个毛头小子厚实。

正欲说什么,沈棠脸上笑容倏地收起,直起身看向门外方向,抬手虚抵着唇示意祈善别声张。没一会儿,沉重脚步愈来愈近,那名中年男人端着两碗冒着热气的姜汤过来。

“二位久等了。”

祈善和沈棠颔首致谢。

在中年男人注视下,沈棠二人捧起各自的碗,垂眸抵在唇边,正要启唇饮下。

见二人丝毫不设防,中年男人心下一喜。但,唇角正要扬起一抹讥嘲,谁知下一秒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泼面而来。紧跟着矮桌飞起,砸向面门。

祈善泼汤,沈棠掀桌。

然后——

祈善悄然退至沈棠身后,淡定从容道:“知其雄,守其雌,事不可为而身退,此为明哲保身之道也。”

沈棠:“???”

沈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