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萱戚延(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杜萱”创作的《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杜萱死了作为华夏古医的传承人,在一场别有用心的爆炸中,尸骨无存然后再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俊脸男人五官完美,气质非凡但他的眼眸被怒意染红,手里的刀,在杜萱脖子上拉开伤口,猩红的血珠争先……

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杜萱

角色:杜萱戚延

热门网络作者“杜萱”的新书《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我……呜呜……我没偷,我没偷!那是我阿爹抓回来的,我娘同意我养的……那是我的兔子,呜……”瘦弱的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衣服上全是灰泥和脚印,秀气的脸上,更是不难看出伤痕。“还说没偷!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敢撒谎!”说话的女子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年纪,声音很是尖利刻薄。她旁边还站着个小胖子,六七岁的年纪,…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免费阅读第5章 在线试读

杜萱赶紧把买的东西托给王麻子,“麻子叔,我的东西劳你帮我看一会儿,我去一趟。”

“哎快去吧,我给你看着。”

杜萱疾步赶向传来嘈杂声的不远处。

围了好些村民,里头隐隐约约传来孩子委屈的哭声,和女子尖利的责骂声。

“我……呜呜……我没偷,我没偷!那是我阿爹抓回来的,我娘同意我养的……那是我的兔子,呜……”

瘦弱的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衣服上全是灰泥和脚印,秀气的脸上,更是不难看出伤痕。

“还说没偷!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敢撒谎!”说话的女子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年纪,声音很是尖利刻薄。

她旁边还站着个小胖子,六七岁的年纪,表情颇有几分得意洋洋,做了个鬼脸说道,“你爹是傻子!你娘是后娘!怎么可能给你这小瞎子养兔子?你分明就是偷的!”

杜萱赶到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自家孩子委屈的哭声,还有这姑侄俩的诬蔑和嘲弄。

看到的就是自家孩子浑身都是脏兮兮的灰泥和脚印,脸上还有着明显的伤痕,身上被衣服遮着,还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呢!

杜萱只觉得一股火瞬间窜到了天灵盖。

她拨开了看热闹的人们,“让一让!”

众人看到她来,纷纷让开,看热闹得更起劲儿了,“哦哟,萱娘来了。这下热闹了。”

小宝在听到这话的时候,泪眼蓦地睁大了些,仓皇地伸手在空气里摸索了一下,声音哽咽,“……娘?呜呜……你在哪儿?”

杜萱一把抓了孩子的小手,“这儿。”

被她温热的手心包覆的瞬间,小宝只觉得心里都安定下来了,他张开手臂牢牢抱着杜萱的腿,瘪着小嘴哭道,“娘,他们……他们冤枉我……”

“知道。”杜萱应了一声。心说戚延又去哪儿了?对着她倒是威风,外人这么欺负他儿子也没见他出来护一下!

杜萱看向闹出这事儿的姑侄俩,女的叫许丽,小胖子是她侄子许永壮。

许丽和原主本就不对付,因为两人都对薛良骏芳心暗许。后来原主被嫁给傻子,许丽高兴坏了。

听说原主私下贴补薛良骏,今天居然还说要找薛良骏要钱,许丽一气之下就想教训教训她。

正好碰上自家小侄子看见小宝有兔子,想欺负他好抢兔子过来玩。许丽心生一计,就诬陷小宝的兔子是偷的,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瞎子,也能下了杜萱的面子。

杜萱沉着脸看着许丽。

“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家娃儿偷东西,你不好好教,还瞪我?”许丽冷笑了一声,“现在年景不好,家家户户连肉都吃不上了,谁家会把这么个肉菜给孩子养着啊?而且还是个小瞎子,跑走了他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追。”

许丽只觉得自己说得对极了,还问了围观的人们一句,“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你个鬼。”杜萱盯着她,咬着牙齿道,“我家孩子,眼睛都看不见,如果不是我们把兔子塞他手里,他怎么偷的?你蒙着眼偷个东西我看看!”

许丽表情一僵。

先前大家也只是没反应过来,或者有的反应过来了,只打算看热闹不打算惹事于是没做声。

此刻倒是都看起笑话来。

“我……我……”许丽脸色白了又红,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杜萱冷冷看着她,“想冤枉人,你起码长点脑子。以大欺小,你要不要脸?”

杜萱看到小宝脸上的伤痕,盯着许丽,“你还打我孩子了?”

“没、没!我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孩儿动手?”许丽尴尬道,“就是他和壮子吵了几句,就打起来了,小孩子同龄人打架,无伤大雅,对,无伤大雅。”

许丽连字都不识,无伤大雅这个词还是她曾经听薛良骏说过的,有样学样的用上了。

她心知自己比小瞎子年长那么多,动手不合适,但看到他面黄肌瘦,于是就唆使自家肥壮的侄子去教训小宝。这样就算追究起来,也只能算是孩子打架。

杜萱松开了小宝的手。

“娘?”小宝有些忐忑,他隐约感觉到,娘的气势好像都有点变了。

“小宝,你站在后头。”杜萱说道。

小宝比别的孩子更敏感,马上应了,乖乖往后站了两步,他看不见,但别人都看得见,杜萱开始挽袖子了。

许丽看到她这架势,也有点紧张,“萱娘,你、你想干什么?你挽袖子干什么?”

杜萱冷笑一声,“你让你家的胖子欺负一个眼睛看不见的瘦弱孩子,还和我说什么同龄人打架,无伤大雅?那我揍你你最好也无伤大雅的捏着鼻子认了!”

许丽没想到杜萱真的会动手,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谁还不要点面子了?

但杜萱还真就动手了!

自家孩子都被又是冤枉又是欺负得一身伤了,哪还有什么面子?再忍让人家都要骑到脖子上来拉撒了。

“啊!”许丽痛叫起来。

乡里乡亲的,看看热闹还行,真要打起来了,众人还是很快上来将她们拉开。

但杜萱已经解气了,她出手极其刁钻,因为深谙人体结构和经络,轻松就能让人很疼却不见明伤。

再说了,就算是原主,因为常年在伯父家干活,力气也不小,揍许丽不在话下,哪怕很快就被众人拉开,挨的那几下也够许丽哭爹喊娘了。

“萱娘你怎么能打人呢!”许家的人已经来了,也听闻了事情经过,于是此刻表情都有些尴尬。

杜萱懒得理他们,目光幽幽看向许永壮这小胖子,听着自家小姑哭爹喊娘,小胖子就已经吓破了胆,再对上杜萱这凉飕飕的一眼。

小胖子吓得哇一声哭出来,边哭边说,“你别打我!不是我的主意!是小姑,是我小姑让我这么做的!她说小孩打架没什么,到时候还能把小瞎子的兔子给我弄回来……”

原本还想指责杜萱两句的许家人,这会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满脸尴尬地拉着自家闺女和孙子赶紧想走人了。

“等会儿。”杜萱开口叫住了他们。

“干、干什么?”许丽他爹粗声粗气,瞪着杜萱,“人你也打了,你还想干嘛!”

杜萱扯出个嘲弄的笑,“我儿那只兔子,你们该不会想就这么贪了吧?闹一通就能得个肉菜,你们可真能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