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杜萱戚延_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杜萱”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杜萱戚延,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杜萱死了作为华夏古医的传承人,在一场别有用心的爆炸中,尸骨无存然后再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俊脸男人五官完美,气质非凡但他的眼眸被怒意染红,手里的刀,在杜萱脖子上拉开伤口,猩红的血珠争先……

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杜萱

角色:杜萱戚延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杜萱”的新作《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这是一本小说推荐的书。内容详情为:”小宝叹了口气,片刻后,表情又忽然明朗了,“阿爹,我刚去看小兔子了,它的腿上被绑了木棍呢!”戚延没做声,他起来得早,去灶房喝水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只断了腿的灰兔子,腿上被绑了木棍固定,嘴边放了些草叶。虽然依旧奄奄一息的样子,这样的处理也不一定能让它活下去,但哪怕是敷衍孩子,她也用心敷衍了。这年头这世道…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免费阅读第10章 在线试读

说完这句,他就挑着柴匆匆走了。

戚延锋利的眉毛紧拧着,他脑子不够灵光,所以一时并不能理解这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一会儿,小宝闷闷不乐的声音从后头传来,“娘不见了。”

戚延转眸看向他,“可能,出去了。”

小宝叹了口气,片刻后,表情又忽然明朗了,“阿爹,我刚去看小兔子了,它的腿上被绑了木棍呢!”

戚延没做声,他起来得早,去灶房喝水的时候就看到了,那只断了腿的灰兔子,腿上被绑了木棍固定,嘴边放了些草叶。

虽然依旧奄奄一息的样子,这样的处理也不一定能让它活下去,但哪怕是敷衍孩子,她也用心敷衍了。

这年头这世道,没有几个人还有心思敷衍孩子的。

“是娘绑的吧?她这是给小兔子治伤吗?”小宝自顾自说着,他习惯了阿爹的沉默寡言,“娘真好。阿爹,我真的觉得娘变好了。”

戚延没应声,但也没反驳了。只闷头劈柴,把劈好的木柴,整整齐齐码放到她做饭的灶台旁边顺手的地方。

然后就打来一盆水,在院子里磨刀,柴刀每天都要用,所以经常需要磨。

又过了一阵,几个妇人经过院子前。

他们的住处虽然偏,但进山的话,还真就是必经之路。

戚延长得俊,总能引得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多看了两眼之后,几个妇人就发现了,“萱娘还没回来?”

听到杜萱的名字,戚延磨刀的动作停了停。

“哎哟她该不会真的跑去有熊瞎子的那边山头了吧?”

戚延抬起眼皮看向她们。

桂娘跺了跺脚,“萱娘男人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媳妇上山去了,她去的那边我们平时都不敢去的。你快去找找她吧,她一个女人家,那边山头挺危险的!”

小宝一听这话先急了,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我娘、我娘……”

戚延站起身来,声音低沉凝重,“哪边?”

哎哟这把声音可真好听。桂娘愣了一下。

戚延又问道,“她去了,哪边山?”

“哦、哦!北边,她去了北边山。”桂娘答道。

戚延扯过篱笆上挂着的刀袋挂到腰间,柴刀随手丢进刀袋,又拿起了昨晚就削好了的那把尖锐的木棍放进刀袋。

“我去一趟,你乖乖,在家里。”戚延摸了一把小宝的头。

小宝都快急哭了,连连点头,声音都带着几分哽咽,“阿爹,一定要把娘找回来啊!”

杜萱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事儿。

她在山上闲逛,草药找到了一些,往空间里移栽了一些。

还找到了些野果,个头不大,也不是特别甜,但还挺清脆。

杜萱还捡了好多好多栗子和蘑菇,虽说的确可以放进空间里,但是还得带回去的,要是空着手回去,转头又拿出一堆东西,难免引人耳目,所以这些反正要拿来吃的东西,杜萱就放在篮子里了。

篮子都快装不下了。

但最大的收获不是这些,而是一棵个头很大的肉玄兰!这是一种块根,多长在大树底下,是很好的温补药材。简而言之——能值点钱。

她小心地把肉玄兰挖出来,放进了空间里,桃源空间里灵气充沛,就算被挖出来了,在里头也一直能保持很好的新鲜状态。

然后……杜萱就站住了,因为她看到前方,一个毛茸茸的巨大的黑影,正在朝这边过来。

杜萱一愣,怎么就这么寸?居然真碰上大家伙了。

前方那巨大的毛茸茸黑影不是别的,正是一头黑熊。

都说在野外遇到熊了,装死就能躲过,那是谬论,熊真要想攻击人类,别说装死了,就是真死了都得被它来回扒拉。

还不等杜萱想个对策,一只有力的手臂就一把将她拉到了大树后面,未免她发出声音来惊扰到那头熊,手掌还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杜萱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男人冷漠的俊脸。

他怎么来了?

戚延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就拉着她从树后找了个视觉死角的位置,远离了那片区域。

杜萱拎着篮子被他拉着走,他走得快,步子迈得大,杜萱跌跌撞撞跟不上,好几次差点摔倒。

“哎,哎你慢点儿!”杜萱实在忍不住了,说道。

戚延又往前走了几步,才重重甩开她的手。

她又没谈过恋爱,也没和男人相处过。所以实在是摸不准这个男人的情绪。

刚才那情况,虽然自己也不是就没有办法,但不管怎么样也是他来解了围。所以杜萱皱眉活动了一下被捏得有些疼的手腕,撅了撅嘴,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你是,找死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压着咬牙切齿的情绪,质问道。

杜萱不由得眼睛睁大了几分,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没反驳,拎着篮子径直朝山下走了。

戚延也不是多话的人,就闷声不响跟在后头。

杜萱能听到身后一直不紧不慢跟着的沉稳脚步。

小宝蹲在院子门口等着,模样看起来特别可怜。杜萱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了他,“你蹲在那儿做什么呢?”

“娘?!”小宝腾一下原地跳了起来,脸上原本还显得可怜巴巴的表情,顿时变得雀跃万分。

他想要冲上来,但又因为看不见,怕走不好摔倒了弄破身上的新衣服,所以就只能在原地高兴得蹦蹦跳。

杜萱走上去,小宝很快就抱住了她,“我好担心啊,阿爹也很担心……”

杜萱感受了一下还隐隐作痛的手腕,默不作声看了戚延一眼,心说小宝的担心她看得清清楚楚,可是这男人担不担心可就不一定了。

杜萱牵着他往里走,将一颗剥好的栗子肉塞到小宝嘴里,“去给你找吃的了。”

小宝嚼了一口,眼睛都眯了起来,“真甜。”

“嗯,等会蒸给你吃。”

戚延随眸看了一眼她放在灶房门边的篮子,看到里头除了不少栗子和各种各样的蘑菇之外,就是好些不知名的植物。

在这一刻,他才忽然想起了先前那个挑着柴的村民说的那些话。

很多东西是有毒的、不要乱吃了去、被人害了都不知道、说不定有人盼着你和你孩子死。

戚延的目光从篮子里抬起来,看向了杜萱,再无任何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