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萱戚延)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_杜萱戚延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杜萱戚延,由作者“杜萱”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杜萱死了作为华夏古医的传承人,在一场别有用心的爆炸中,尸骨无存然后再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张俊脸男人五官完美,气质非凡但他的眼眸被怒意染红,手里的刀,在杜萱脖子上拉开伤口,猩红的血珠争先……

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杜萱

角色:杜萱戚延

经典热门小说《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杜萱”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松子糖!”小宝很惊喜,“给我的?”“嗯,就在屋里桌上的油纸包着,你小心些去找,要是能找着,就许你饭前吃一块,要是找不着,那就只能明天再吃了,小孩儿晚上不能吃糖,牙齿会坏掉的。”杜萱的话让小宝顿时跃跃欲试,摸摸索索地就去找糖果了。她先前听到了院门的动静,那个男人又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儿。杜萱也不是…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

农女空间:糙汉相公又野又撩免费阅读第7章 在线试读

“我不生气。”杜萱边说边在剖洗好的鱼身上划下花刀,她听得出来孩子希望她和戚延感情能好点。

但这大概是不太可能了。

杜萱又不想说谎话来敷衍孩子,于是只能岔开他注意力,“我今天去县里,给你买了些松子糖。”

“松子糖!”小宝很惊喜,“给我的?”

“嗯,就在屋里桌上的油纸包着,你小心些去找,要是能找着,就许你饭前吃一块,要是找不着,那就只能明天再吃了,小孩儿晚上不能吃糖,牙齿会坏掉的。”

杜萱的话让小宝顿时跃跃欲试,摸摸索索地就去找糖果了。

她先前听到了院门的动静,那个男人又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杜萱也不是很关心,她在土锅里把米饭蒸上。

在菜锅里小火煎鱼,两面金黄后加水进去大火煮开,再放进一些细小鲜嫩的蘑菇一起炖。

王麻子没卖掉的蘑菇,她用很便宜的价钱买下来了,蘑菇又鲜又嫩,没炖一会儿,就已经鲜香扑鼻。

再在灶房外生了一堆明火,把用木棍穿了的鱼立在火堆旁边慢慢烤。

然后转头又进灶房,把蘑菇鱼汤盛出来,腾出锅来炖山瑞,忙得像个不停转的陀螺。

刚把山瑞炖上呢,外头传来了动静。

“谁?”小宝的声音警惕,“是不是想偷我们家东西?”

杜萱一走出来,就看到杜蓉正鬼鬼祟祟蹲在火堆旁,立在火堆旁的鱼已经被她拿在手里。

杜蓉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恶狠狠盯着小宝,“我是你姨!吃你家点东西怎么了?怎么能叫偷?!个小屁孩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真是有爹生没娘教的小杂……”

“七文钱一条。”杜萱站在灶房门边,冷眼看着杜蓉,打断了杜蓉满口喷粪。

“什么七文钱……”杜蓉说着反应过来,转头瞪着杜萱,“你居然要我给钱?!”

“你往天上看看。”杜萱说。

杜蓉不明所以,还真抬头往天上看了看,“看什么?”

“看看天上有没有往下掉鱼……废话!我当然要你给钱,我的鱼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杜萱走上前去,抢回杜蓉手里的鱼拿到火堆上继续烤。

杜蓉气坏了,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

杜萱就怼了过来,“你有爹生有娘教,我家都揭不开锅了,你还想来吃白食,脸可真大,回头我非得在村里给你好好宣扬宣扬。”

“你敢!”杜蓉一双吊梢眼瞪着,看起来非常凶恶。

原主很怕杜蓉生气,以前杜蓉一瞪眼,原主就不敢说话了,但杜萱可不怕。

杜萱似笑非笑看她一眼,“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还是有事说事吧,别耽误我做饭。”

“你今天也不拦着王麻子,我和我娘都还没上车呢,车居然就走了!”

杜蓉很来气,王麻子也太过分了,这杜萱也不是什么好的,自家人还没上车呢,居然也不拦着点!

“你知道我和我娘走回来有多辛苦吗!”

“我当然知道。”杜萱冷眼看着杜蓉,“以往我去县里时,哪次不是走路来回?你来就是找我说这个?”

杜蓉有些尴尬,以前家里都是让杜萱去县里,从没让她坐过车不说,有时候还得挑很重的担子。

杜蓉表情干巴巴的,语气却是理所当然,“我娘有事找你,她走回来脚疼,叫你过去一趟。”

“没空。”杜萱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什么?!”

“我说没空。”杜萱皱眉看着她,“你没看到我这忙着吗,孩子还等着吃饭。她有事找我,就让她自己来。”

杜蓉被气得不轻,用力跺了跺脚,“你好大的派头啊!你给我等着!”

杜萱懒得理她,只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杜蓉气冲冲走了,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见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天色有些暗了,但还是不难看清他英俊的容貌。

杜蓉看得有些痴了,但很快就用力摇了摇头,暗暗啐了一口,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个傻子?!

杜蓉走后,杜萱牵着小宝去洗手,刚洗完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院门进来,脚步沉稳。

这神出鬼没的猎户,刚刚又不知道去干嘛了……杜萱心里刚这么想着,就瞧见他手里拎着个酱色的土瓶子,朝她走来。

小宝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戚延回来了,“阿爹回来了!”

杜萱看着他,目光有些戒备。

戚延一语不发地将瓶子递给她,然后转头就进了屋。

杜萱打开瓶塞闻了闻,是药油,不知道他去哪里弄来的。等会可以给小宝身上的瘀伤涂上,这男人对她虽然信任度很低,但是对小宝还是不错的。

杜萱带原本准备和小宝就在灶房吃饭,方便省事,但想了想,还是把饭菜分了出来,端去了屋里。

屋里,戚延正专注的把树枝削成一头尖尖的样子,用来当简易箭矢,已经削了一小堆了。

见到她进来,他抬了抬眼皮子,依旧一语不发,只默默把东西从桌子上拿开,将桌子腾出来。

杜萱把饭菜都放到桌上,让小宝在桌边和他坐下,然后自己就转头走了出去。

爷俩都没动桌上的饭菜,但是却没再等到她进来。

小宝忍不住问道,“娘人呢?”

戚延皱眉,起身走到屋门口去看,就瞧见她背对着门坐在灶房的矮凳上,正端着个小碗在安静的独自吃饭。

他返身回屋,小宝正伸着脖子顾盼,听到阿爹走进来的脚步,问道,“阿爹,娘呢?”

“她,在灶房,自己吃了。”戚延低沉道。

小宝表情里透出几分失望来,说道,“娘肯定是生你气了。”

戚延薄唇紧抿,沉默着给小宝盛饭。

他脑子不灵光,并不理解自己心中一闪而过的不得劲的感觉是什么。

但,桌上这些原本让他很有食欲的饭菜,好像顿时变得没那么有吸引力了。

杜萱在灶房倒是自在,现在真要她和戚延同桌吃饭,她怕自己会消化不良。

毕竟脖子刀伤未愈,肩背又添撞伤,就算理智上清楚是原主造的孽,咎由自取,但是情感上,还是会觉得委屈。

而且还没法对他们撒气,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孩子,一个脑子不灵光的傻子,她能怎么办?

不过好在,让她撒气的人很快就来了。

“杜萱!人呢?你不是很能吗!还敢让我亲自过来,我来了,你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