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唐瓒裴姝儿_唐瓒裴姝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唐瓒裴姝儿,《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 【穿书+逃荒+流放+反派+甜宠+空间+种田】裴姝儿穿书了,穿到了臭名昭著的世子妃身上,而且还在流放的路上她的丈夫世子爷是未来的美强惨残疾反派,现在正伤重昏迷,她是导致反派黑化的根源开局她丈夫就想掐死她!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伤的伤,不得已扛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她左手千亿空间物资可活人命,右手银针医术救死扶伤开商铺,促贸易,搞科技,建城市,将…

小说: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余斯叶

角色:唐瓒裴姝儿

小说推荐小说《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余斯叶”。精彩内容:这样子,倒不像是在流放路上了,反倒像是普通老百姓在过日子一样。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前的裴姝儿什么样,他历历在目。现在的裴姝儿这样,恐怕也是趋于形势的改变罢了。毕竟裴家被流放的人也只有裴姝儿一个,她除了融入唐家,讨好唐家,还有别的选择吗?唐瓒嘲弄的看着裴姝儿…

夫人娇养了反派世子爷

第7章 心肝比墨黑的世子妃,救了四叔 在线试读

裴姝儿并未抬头看她。

她灵巧的手指翻飞,正用藤蔓在编制什么。

她低垂着眉眼,本来刻薄骄纵的气场变得柔和了起来。

而她的面前,还有一口大石锅,石锅正咕嘟咕嘟的煮着食物。

这样子,倒不像是在流放路上了,反倒像是普通老百姓在过日子一样。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以前的裴姝儿什么样,他历历在目。

现在的裴姝儿这样,恐怕也是趋于形势的改变罢了。

毕竟裴家被流放的人也只有裴姝儿一个,她除了融入唐家,讨好唐家,还有别的选择吗?

唐瓒嘲弄的看着裴姝儿。

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裴姝儿什么也不想干,她只想借势在流放路上好好活下去。

既然唐瓒醒了,她也就懒得再管他了,只要保证他不死就行。

裴姝儿编制的是一个背篓,一路上的东西太多,她总不可能什么都从空间里拿。

总是要用个背篓掩饰一下的。

而且背篓也可以用来捕鱼。

她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鱼,比小河里面捞的鱼大的多,一次还好,要是每次都这样,那也太可疑了。

等到背篓成型后,见两个小团子正眼巴巴的看着她。

裴姝儿的嘴角带上了一抹笑,揪了旁边的野草,然后编了两个竹蜻蜓给两人。

两个孩子高兴的拿着竹蜻蜓在裴姝儿旁边玩,一声一声的嫂子叫的唐瓒一阵烦躁。

裴姝儿将野菜以及鱼都放进了锅里煮着,又不经意地放了一点盐进去。

大家将鱼汤打了一大碗放到了唐瓒面前,唐瓒尝了一口,意外的挑起眉头。

这味道,他似乎尝过。

而且这鱼汤的鲜美,也是许多珍惜佳肴所不能及的。

这可不像是裴姝儿能够做出来的东西。

夜间,裴姝儿选了个偏僻的地,趁着众人熟睡进了空间,从空间角落翻出了关于如何捕鱼的书籍。

书籍上记载的方法很细。

裴姝儿出了空间后,就直奔小河边试验捕鱼的方法。

她将背篓放在了水流湍急的地方,晚上鱼会回溯,这是它们的必经之地。

等到裴姝儿再来看时,背篓里已经有了足足五条鱼了,而且都有小臂那么长,但是又没有空间里的那么大。

她将这鱼处理好用野草拴好,便拎着到了睡的地方。

晚上睡觉的时候,裴姝儿总觉得有一道视线,似有若无落在自己的身上。

冷飕飕的,像是要凭着那视线从她身上剜下肉来一样。

可她实在太累,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官兵敲锣赶路后。

唐沛霖道:“既然唐瓒已经醒了,那么就让他自己走吧。”

这话一出,裴姝儿挑了挑眉。

“唐瓒伤的那么重,左腿几乎用不了了,右腿也带着伤,他要是自己走上一天,以后可就都废了。”

唐瓒看了裴姝儿一眼,这个女的替他说话?

唐沛霖皱眉怒骂:“我要是再背着唐瓒走一天,我也别想活了。”

唐老夫人一拐杖抽在了唐沛霖的背上。

“要不是靠着老三,你能当大半辈子的将军吗,现在老三倒了,你就这样折腾瓒儿。”

唐沛霖忍了一肚子的怒气。

“要不是唐沛忠,我也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

说完这话,便不搭理其他人,径自走了。

二伯唐沛孝笑呵呵的打圆场:“老大伤的重,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我来背着走吧。”

四叔唐沛义也道:“我们两换着背。”

说完这话,又咳嗽了一声,嘴角有了血沫。

裴姝儿发现,唐沛义的脊背上黑红一片,甚至已经隐隐有了腐臭的味道。

唐瓒也心有不忍:“感谢叔伯之前的帮助,我既然醒了,那我就自己走。”

唐瓒折了一根坚硬的树枝,快速制作成了拐杖,之后道。

“走吧。”

所有唐家主家的人,都担忧的看着唐瓒。

流放每天要走六十里,他那样的伤势一天走下来,那左腿倒是真的废了。

原著里的唐瓒本就是个意志坚定的,他决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

更何况裴姝儿本就不受唐瓒待见,她也不想白费这个口舌。

裴姝儿戴着草帽,手上还不停的用藤蔓编织渔网。

昨天试了一下,背篓始终没有渔网捞鱼快,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是编个渔网吧。

她编累时,抬头看了看前方。

视线不由地被那个颀长的一瘸一拐的身影吸引。

唐瓒可真能,都已经走了五里路了,血都把裤管润湿了,居然还咬着牙坚持着。

不过也就看了一眼,她又将视线集中在了渔网上。

眼看着前方就是密林了,唐沛义忽然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四房的人都围了上去,四婶哭着抹了泪,四房的孩子也都哭得撕心裂肺的。

裴姝儿停下了手中的活,将半成品渔网连带着藤蔓往背篓里一丢,去查看了唐沛义的情况。

伤口感染,发烧了。

眼看着官兵抬着鞭子走了过来,裴姝儿喝了一口灵泉水,将唐沛义打横抱了起来。

“别停,赶紧走着。”

裴姝儿这么一个娇小的人,将唐沛义这么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抱起,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可是裴姝儿健步如飞的在前方走着,一点都没有停留的意思。

四房的人也小跑着跟上。

现在眼看着就到了午饭时间,马上就可以休息了。

不然平白的被官差抽一顿,实在是不值。

裴姝儿走的飞快,眼看着就超过了前方的唐瓒,唐瓒看着裴姝儿前方抱着四叔,后背上还背着一个硕大的背篓。

他一时间只觉得裴姝儿陌生极了。

那个娇滴滴的娇小姐,力气比蚂蚁也大不了多少,心肝比墨汁也白不了多少,怎么可能做出救人的事情来。

可是现在,事情就摆在他的眼前。

官兵敲了锣:“密林休息,开饭。”

裴姝儿将唐沛义轻柔地放在了地上,而后将他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查看他身后的伤势。

唐沛义的后背已经溃脓,正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汗臭和腐烂的恶臭。

裴姝儿趁着大部队还没到,给唐沛义喂了一点消炎药和抗感染的药物。

之后便拿出了鱼骨,将他背上的烂肉给一点一点的刮下来。

马氏看到自己丈夫背上的伤口后,一口气上不来,晕了过去。

李氏在一旁皱眉:“裴姝儿,你这样做,四弟的伤势只会越发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