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大明)朱慈烺崇祯_朱慈烺崇祯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推荐《崛起大明》,讲述主角朱慈烺崇祯的爱恨纠葛,作者“韭菜东南生”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穿越回崇祯十五年,崇祯、多尔衮、李自成、张献忠、且看如何在这天崩地裂、枭雄奸雄并起的大时代中,卷起千堆雪!…

小说:崛起大明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韭菜东南生

角色:朱慈烺崇祯

火爆新书《崛起大明》是由网络作者“韭菜东南生”所编写的小说推荐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正好原来的东宫侍卫长也就是他的亲舅舅周镜骑马摔折了腿,于是他趁机把李若链调来东宫。明朝太子除开国太子朱标之外,其他太子都住在皇宫之中,因此日常的护卫都是由拱卫司也就是锦衣卫负责,朱慈烺调用李若链,顶替同样也是锦衣卫的周镜,完全顺理成章。当然了,大家还是奇怪,李若链何德何能,竟然能被太子看上?一旦太子…

崛起大明

第七章 代天巡视 在线试读

此人叫李若链,戊辰武进士出身,时任锦衣卫南堂指挥同知,

甲申之变中,抽签分守崇文门,没多久军士哗变。

大部分的京营兵将都跟着出迎,只有李若链和京营副将董琦奋力死战,最后双双战死在城头。

李若链是甲申之变中唯一一个有记载战死城头的锦衣卫官员。

朱慈烺穿越而来,身边没有多少可以信任的人,急需招揽人马,而殉国的那些忠臣烈子就成了他最佳的选择。

正好原来的东宫侍卫长也就是他的亲舅舅周镜骑马摔折了腿,于是他趁机把李若链调来东宫。

明朝太子除开国太子朱标之外,其他太子都住在皇宫之中,因此日常的护卫都是由拱卫司也就是锦衣卫负责,

朱慈烺调用李若链,顶替同样也是锦衣卫的周镜,完全顺理成章。

当然了,大家还是奇怪,李若链何德何能,竟然能被太子看上?

一旦太子登基,李若链就成了从龙之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除了李若链,朱慈烺还用了一个叫高文采的锦衣卫千户。

高文采,锦衣卫街道坊掌刑千户,宛平人,甲申之变中,组织军民激烈抵抗李自成,

后听说崇祯皇帝已经在煤山自-杀后,归家,闭门,与全家十七口人一起上-吊自-杀殉国。

这样的人,朱慈烺当然要用。

李若链和高文采原本都是默默无闻之人,忽然得了太子重用,自然都是感激涕零,

这一个月来,两人暗地里为朱慈烺做了不少事情。

朱慈烺挥退两个宫-女,李若链在他耳边轻语了两句,他点头:“走吧,两位国公该等急了。”

“臣朱纯臣、徐允祯、陈新甲见过殿下。”

宫门外,朱纯臣陈新甲和陈新甲已经等候多时,见太子出现,赶紧上前迎接。

朱慈烺在微微颌首,脸上带着温和地微笑:“两位国公免礼,部堂免礼。”

朱纯臣相貌堂堂,面色白皙又身材匀称,一把大胡须又黑又密,穿着绯色的蟒袍,看起来颇为威严。

不过细细查看一下,却能发现他眼神里有藏不住的忐忑。

皇帝怎么忽然想起让太子巡视京营了,难道是对他有所不满,想要拔掉他京营总督的位置?

不过还好,皇帝没有亲来,只是派了太子,太子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应该不难糊弄。

徐允祯身材瘦高,眼神同样有点不安,这些年,他和朱纯臣在京营干了不少狗屁倒灶的事,不查还好,一查肯定要出事,

加上崇祯对他并不是太喜爱,所以他心里的不安更胜朱纯臣。

陈新甲面膛黝黑,一脸忧色,松锦之败兵部要付最大的责任,弹劾他的奏折雪片一样的飞进内阁。

因为皇帝没有说话,所以内阁暂时还没有处置他,不过诏狱的牢门已经为他敞开,他随时都可能被问罪下狱,

因此,这半个月来他拼命工作拼命表现,只希望能逃过此劫。

但不想,襄城兵败的消息又忽然传来,三边总督汪乔年被李自成虐,杀,等于又给了他当头一击。

所以他坐立难宁,惶恐不安。

其实兵部尚书并不能管到到京营,京师三大营属于天子亲军,粮饷都是内帑所出,其总督和指挥都是由皇帝信任的勋戚担任,更有皇帝新任的监军太监,

兵部虽然有协理之责,但也就是挂一个名,除非是皇帝亲自下旨,否则那些勋贵才不会鸟兵部呢。

京营出了问题,自然也问责不到兵部的头上。

因此,陈新甲的人虽然来了,但他的心思却不在京营,他的心思,全在皇太子朱慈烺的身上。

陛下令太子巡视京营,他隐隐已经猜出,这恐怕是整顿京营的先兆。

另外,中午接到了秘密从杏山塔山撤退的密旨时,他非常意外。

这么多年,他对皇帝的脾气颇为了解,以皇帝宁折不弯、寸土必争的性子绝对不可能下达杏山塔山撤退的旨意,今日怎么改了脾气呢?

直到马绍愉派人给他传消息,他才恍然大悟。

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太子!

杏山塔山已然不可守,陈新甲心里非常清楚,不过他却不敢向崇祯建言。

而如果这两地失守了,作为兵部尚书的他,肯定是要承担连带责任,现在皇太子说服皇上从杏山塔山撤军撤民,算是解了他的一个危难。

因此,他对皇太子颇为感激,同时也隐隐有一种,皇太子已经长大,开始干预朝事,朝政即将会有大变的预感。

而就皇太子给马绍愉所下的三道命令来看,皇太子绝对是一个杀伐果断,智谋深远之人。

因此,陈新甲拜见朱慈烺之时,毕恭毕敬,眼神里甚至带着微微的惶恐,

当然了,和马绍愉一样,陈新甲心里也有疑惑,那就是,太子殿下要从哪找到田地分给辽民呢?

京师周围虽然有很多荒山,但都无法耕种。

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索性不想了。

皇太子非一般人,肯定有独特的解决办法。

见礼完毕,朱纯臣徐允祯陈新甲簇拥着皇太子向京营而去。

朱慈烺身后,田守信、李若链领着一百锦衣卫浩浩荡荡。

京营分三大营,神机营是火器部队,驻守于积忠坊;

三千营是骑兵部队,营中多是蒙古人,驻守于白中坊,但两营现在基本是空架子,只能勉强撑起面子。

所以京营中仍属五军营为重,五军营分为中军、左掖军、右掖军、左哨军、右哨军。

中军也就是勇卫营由孙应元和黄得功分别带领,正在湖广跟罗汝才张献忠相持。

其他四营的驻地都在城北,其中左右掖在德胜门驻守,左哨在安定门驻守,右哨在教忠坊驻守。

“殿下,我们先去哪一营呢?”

朱纯臣小心翼翼地问。

朱慈烺淡淡说:“哪一营也不去,令五军营、神机营、三千营城外校场集合,本宫要校场点验!”

听到此言,朱纯臣大吃一惊,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原以为太子只是到各营中巡视,走马观花之下,自己也不怕露出太多破绽,但不想太子居然要来一个“大阅兵”。

如此的大场面,可是十几年都不曾见了,不说手下的兵丁,就是他自己也要手忙脚乱。

一旦出了乱子,占役、吃空饷、操练废弛的问题,想掩盖恐怕也是掩盖不住了。

徐允祯脸色也发白。

陈新甲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太子是要玩真的啊!

“怎么,不行吗?”

朱慈烺脸一沉。

朱纯臣暗暗咽了一口唾沫,表面不动声色:

“殿下,京师三营一共十二万人,除了在外的勇卫营、京师九门的守卫之外,各军加起来尚有七万人,

猝然之间集合,难免手忙脚乱,影响军容事小,影响殿下校场点验事大。

依臣之见,不若令各营整顿人马,明天上午再校场点验也不迟。”

“国公,你是什么时候接到圣旨的?”朱慈烺冷冷问。

“禀殿下,是午时。”

“可曾下发到各营?”

“岂敢怠慢,立刻就下发了。”

“既然如此,又怎么是猝然集合?又怎么会手忙脚乱?”

朱慈烺声音严厉:“连个区区的校场点验都要准备一晚上,这还是我大明三大营吗?我能等,但建虏能等吗?

一旦建虏兵临城下,难道你也要他们等一晚上,第二天再行攻城吗?”

“这……”

朱纯臣冷汗涔涔而下,他身为国公,祖上两代封王,三百年的显赫,原本对太子并没多少的敬畏,只把太子当成一个小孩,

直到此时才明白,自己实在是小看太子了,赶紧翻身下马,跪倒在地:“臣糊涂,臣这就去召集各营。”

朱慈烺冷冷说道:

“给你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内,各营主将副将,连同在京的所有士卒,须全数集中于城外校场,

少一人,我就治他们的罪,另外,士卒兵籍名册也要带来,本宫要一一点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