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秦沧澜秦沧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最新章节列表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秦沧澜秦沧澜,由大神作者“随之”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云景国,先王仁厚治国、御下有方,见贤思齐,慕风效行,民风纯良;则国祚永存然天有不测风云,先王旧疾复发寻医未果,不治身亡,致举国哀恸、泣鸣一片先王终前嘱托,不可大操大办劳民伤财,违者便是不忠遂崩殂之七日后,清江城于清晨全城静默,百姓自发沿街悼念,静候帝棺从午阳门途径大街去往帝陵秦沧澜眺望这座拥民百万户的帝都大城,时隔八年终于回来了说来可笑,都未能见到先王最后一面还是侄女……不,如今女帝下……

小说: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

作者:随之

角色:秦沧澜秦沧澜

网络作者“随之”的经典佳作《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秦沧澜眺望这座拥民百万户的帝都大城,时隔八年终于回来了。说来可笑,都未能见到先王最后一面。还是侄女……不,如今女帝下达诏令,允许龙牢关苍云上将军、镇天王、姑苏二爷秦沧澜回都戴孝。于国,为人臣,那是先王;于亲,排老二,那是兄长…

威猛叔叔,他们都以为我有野心

第1章 三把火 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云景国,先王仁厚治国、御下有方,见贤思齐,慕风效行,民风纯良;

则国祚永存。

然天有不测风云,先王旧疾复发寻医未果,不治身亡,致举国哀恸、泣鸣一片。

先王终前嘱托,不可大操大办劳民伤财,违者便是不忠。

遂崩殂之七日后,清江城于清晨全城静默,百姓自发沿街悼念,静候帝棺从午阳门途径大街去往帝陵。

秦沧澜眺望这座拥民百万户的帝都大城,时隔八年终于回来了。

说来可笑,都未能见到先王最后一面。

还是侄女……不,如今女帝下达诏令,允许龙牢关苍云上将军、镇天王、姑苏二爷秦沧澜回都戴孝。

于国,为人臣,那是先王;于亲,排老二,那是兄长。

兄死,弟尽孝是为应该。

盖因身负守关要职,镇守云景国门,不得命令不许离开半步。

如若不然秦沧澜根本不用等到一年后,等到新帝的位置坐稳了,后事安排妥当了,民心为之倾倒了……才能进入帝都清江城。

“先王入陵安眠已经一年多了。”秦沧澜幽幽叹道。

戴着面纱斗笠的高挑女子位列秦沧澜身侧,看着眼前这个高九尺刚步入中年面貌的男人 。

他身长挺拔伟岸的,凤眼威仪,肩膀宽厚雄风更浓,半点都不觉得老气。

“二爷回归,竟无一人出城相迎,他们是不敢,还是忘了二爷的归期。”

秦沧澜回头打量了她一遍。谁人也看不到女子躲闪的目光,只因黑纱遮挡才能保持沉稳。

是啊,离开了八年,清江城的旧人快换一茬了,许真的无人再听说过当年清江霸王发明印刷术的故事。

秦沧澜隆起的胸膛缓缓抚平,鼻息粗重,心中感慨良多。

秦沧澜仰头道:“原本五兄弟死了四个,一个先王不算,三个死于女帝大人雷霆的镇压手段,满城腥风血雨。看见了么,一年说长不长,帝都的云仍是血云跟愁云,我这个皇叔因而成了‘禁忌’。”

“二爷,听闻女帝的舅舅意阳侯一路攀升无人可挡,权倾朝野,为女帝扫清一切反对之声,百官对他马首是瞻,二爷你以前可是跟他有过节,会不会……”

“可以了。”秦沧澜打断了她的言辞,又道,“身在帝都,鱼龙混杂耳目众多,有些话,我这个王爷也不能乱讲。”

按理说,先王驾崩,秦沧澜兵权在手、旧部云集、丰功伟绩、威望满天下,亦有接手王权的资格。

相应的,正是拥有继任王权的资格,反倒成了所谓的禁忌令人忌惮。

娘家的外戚则不同,就算一步登天,最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程度,永远无法触及云景国的巅峰。

古往今来,宗亲不得干政、皇帝亲舅舅的说法可不是胡诌的。

说起云景国的八道关隘,由秦沧澜坐镇的龙牢关为八关之首,陈兵百万。

总之于他们那群巩卫新王权的外姓班底而言,坏就坏在秦沧澜手握先王亲赐的兵符。

就算秦沧澜无意争执,甚至拍胸脯保证,但手里只要还有权在,就不可能不被猜忌,侄女更不能脱俗。

看够了,该走了。

秦沧澜登上了马车,黑纱女子紧随其后,她的地位可见一斑,实力高深莫测。

一架汗血宝马拉的车,五匹黑马高大雄壮,四肢粗硕有力,鬃毛浓密,气势逼人。

到了城门口,卫兵岂敢拦截查验,即便是有规定在先,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想当出头鸟给王爷来一个下马威。

只得先将出入城门的百姓推在外面,一个个手持兵刃立足两侧,低头以表尊敬。

一行五匹黑马,一车夫,有二人同坐。

入了城,宽敞大道干净整洁,路边门市井然有序,街上人群熙攘好不热闹。

的确,和秦沧澜八年前看到的完全不同,焕然一新的面貌,似乎更为祥和安定。

车架窗口的帘布后探出秦沧澜的大手,抚摸风的形状,圆润而又饱满,不同塞外边关的粗糙干瘪。

倘若关外的风是迟暮之年的老太太,沙哑易怒;清江城里的风就是永远十八岁的大姑娘,温柔丰满。

“很干净啊,地上连灰都没有。”

“兴许是故意做给二爷看的,看一看他们治理的有多好。”

秦沧澜闻言侧目而视,这姑娘仗着自己待她的宠爱越来越没大没小。

想来常年行走江湖随性惯了,不适应条条框框的规整,对什么都怀揣恶意。

秦沧澜闭目凝神不予理会,摩挲拇指佩戴的黯黄扳指,不知在想些什么。

马车依然在走,车轮转了一圈又一圈,再仔细感受大道的平坦,即便车里放一杯水也不会洒出来。

车忽然停了……

秦沧澜不知何时睁的眼,已然按住姑娘的手,示意她切莫急躁着行动。

就听见车夫隔着门帘说道:“二爷,有人拦路,是个佩刀的男人,恐怕来者不善。”

反观秦沧澜不为所动,还是来了。

按姑娘的话,她该说此乃试探之举,看看王爷对登门挑衅的人的态度,会作何处置。

有了作为,便会知晓日后应当如何对待。

秦沧澜心道他们还是不了解自己,掌权的果真都换成新人了么。

胆子大是好事啊,证明有魄力,说明大侄女仍是雷厉风行的心性。

“不用管,继续,回府。”

说完,紧接着就是身旁姑娘投来的质疑。

秦沧澜闭目不答,稳坐如老僧入定,是啊,老男人就该有老男人的样子,懂得理解年轻人的急躁。

黑马高大雄壮,一齐嘶鸣畅行无阻,路上行人纷纷避让。

不作为,直叫人摸不着头脑,连面都未见到。

镇天王府。

到了。

大门敞开,仆人俯身恭迎。

这座园林是先王的赏赐,一辈子跟着秦沧澜的姓,记得大侄女小时候经常住在这里赖着不肯走。

她常说等二叔死了,能不能把宅子给她。

时过境迁,一转眼就是几十年,当初的小女孩都亲掌王权威震天下了。

究竟有没有物是人非秦沧澜不清楚,就先王驾崩到方才入城至此发生的所有事件,好像轻描淡写都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