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谛)天允李六_(天允李六)完结版阅读

奇幻玄幻《信谛》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天允”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天允李六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当青牛出现在眼前,众人立刻明白,这即便不是妖兽,也定有怪异之处那石洞离地足有两丈之距,周围陡峭石壁,无任何借力之处,常人都难以攀爬,何况青牛千斤之躯信谛平静地看着众人,眼神忽然一顿,停留在其……

小说:信谛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天允

角色:天允李六

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天允”写的《信谛》。主要讲述的是:“原来是陀地宗主陀满,那厮的徒孙。”陈年往事,历历在目,一剑之仇,如鲠在喉。“那时黄口小儿,竟然达至筑基中期修为,观其三十模样,可见筑基颇早,天资也是极高,不怪陀满一直将其带在身旁,如视珍宝。”想到此处,信谛竟有些恍然若失,往事如尘,转眼五十年,陀满早已归于黄土,而自己金丹未成,如今也落得这幅模样,…

信谛

《金丹妖变》力战天允长老 在线试读

当青牛出现在眼前,众人立刻明白,这即便不是妖兽,也定有怪异之处。

那石洞离地足有两丈之距,周围陡峭石壁,无任何借力之处,常人都难以攀爬,何况青牛千斤之躯。

信谛平静地看着众人,眼神忽然一顿,停留在其中红袍男子身上。

相隔十丈,都能感受到男子周身澎湃的法力波动,定睛一看,突然大感意外,此人模样,竟然似曾相识。

“原来是陀地宗主陀满,那厮的徒孙。”

陈年往事,历历在目,一剑之仇,如鲠在喉。

“那时黄口小儿,竟然达至筑基中期修为,观其三十模样,可见筑基颇早,天资也是极高,不怪陀满一直将其带在身旁,如视珍宝。”

想到此处,信谛竟有些恍然若失,往事如尘,转眼五十年,陀满早已归于黄土,而自己金丹未成,如今也落得这幅模样,可叹天道限制,万般不由己。

“长老,切莫被青牛瘦弱苍老的模样迷惑,进而心慈手软,若是出手,定要全力以赴,一击毙命才好。”世山瞥了一眼青牛,提醒道。

世山除了报仇,更是好奇这头饲养在观内数十年的老迈青牛,怎的突然变成了牛妖一般的存在,而此番借天允之手,定要将青牛扒皮抽筋,查个究竟。

“师尊,不如由我等弟子八人,前去会一会那头牲畜,若只是寻常之物,就不劳师尊亲自出手。”一弟子上前进言道。

“如此也罢,权当尔等历练,不过此物不似寻常,师尊留有后用,莫要毁坏其肉身,留下全尸。”天允微微颔首。

世山见天允对自己的提醒毫无在意,只能悻悻不语,于是默默站在一旁,只待这些毛头小子吃个大亏。

随行八位弟子,多为炼气后期修为,自然不惧一头老牛,其中四人运转真气,用力一推,另四人借力,瞬间跃起,纷纷攻向老牛要害。

众人之言,信谛皆听的真切,玄灵山一战,只是对世山小惩大诫,却不想这厮竟然带人追踪至此,当真可恶。

“历练?本尊就让尔等历练一番!”

信谛心头微怒,见几人手中各持兵器,直指要害,明显置自己于死地,于是毫不保留,双蹄猛然震地,“咔嚓”一声巨响,四周岩石崩裂开来,顿时尘土四起,尘土如若活物,瞬间聚拢,化作一层灰色雾霭,悬浮半空。

如此稀薄雾霭,有何作用?

四人毫不在意,未作抵挡,结结实实撞了上去。

“砰砰砰砰~”

只听四声清脆撞击声音,四人顿时头破血流,从半空摔落。

其下四人见状,赶忙接住,还未等喘息,只觉汗毛炸起,无数碎裂岩石,如箭矢一般狂泻而下,紧随而至。

众人连忙真气护体,挥剑抵御,但碎石威力极大,完全不能相抗。

众人绝望之际,一阵清风拂过,碎石犹如被巨力弹开,纷纷改变方向,嵌入岩壁之中。

趁此时机,众人仓惶往回奔逃。

“你这牛妖,出手竟如此狠辣!”

松开法诀,天允看着瞬间重伤的八位弟子,心头惊怒,高声怒斥,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喜色。

虽然不知为何先前探查不到青牛的法力波动,但此刻青牛确实通晓法术,这便意味着青牛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妖兽,而刚刚交手,便知青牛法术虚浮,明显是年老体衰,法力不济的表现。

“牛妖?谁是牛妖?”

信谛疑惑,左顾右盼,须臾,突然醒悟,此子说的便是自己。

“难怪这些人会对自己穷追不舍!”

虽然灵台之内元神犹在,但躯壳真真实实是兽非人!

碎石聚拢,眨眼化作数道台阶。

信谛有些意兴阑珊,便欲离去。

数千年不遇之妖兽,天允怎会放过,这也是此行之目的!

五指交错,身后宝剑骤然飞出,顷刻,剑体光波流转,如被无形剑气,托在半空,足下碎石,瞬间粉碎。

“斩!”

眼见青牛已经迈出百尺,天允终于轻喝一声,宝剑应声颤动,猛然斩下。

信谛心头大怒,自己只想在牛身大限之前,静心修炼,奈何这些人不愿放过。

身形未动,牛蹄震地,四周草木,碎石,兽骨遗骸,瞬间化作三道屏障,横亘身后。

“咔嚓~”三道破碎之声几乎同时响起。

信谛暗道不好,可再想施法显然来不及,于是闪身躲避,却不料这道剑气实在太强,微微擦身而过,牛尾便被斩断。

见牛妖重创,众人大喜,天允乘胜追击,又是一剑斩下。

信谛猛然回头,怒哼一声。

新仇旧恨一起算,于是不再保留,元神凝聚,法力尽出,顿时狂风大作,狂风又卷起碎石,化作一道“龙卷石”。

剑气斩在“龙卷石”上,发出金石相交的刺耳声响,不及片刻,剑气便被绞的粉碎。

天允脸色微变,心中大为疑惑,明明牛妖法力弱于自己甚多,为何施展出的法术如此之强,竟能破了自己的绝技。

“这或许就是妖丹的玄妙之处!”

天允心中大喜,暗道不虚此行,于是咬破指尖,以血作水,撒向天空,方圆百丈,瞬间乌云密布。

“龙卷石”狂暴肆虐,所到之处,草木连根拔起。

乌云之中,雷光闪动,沉重的压迫感,更让人无法喘息。

世山心知,这等强者斗法,置身其中只怕性命堪忧,赶忙远遁战局之外。

井潭山下。

“阿兰,这烈日当头,刚晒的被褥,怎的又收了起来?”李六酒足饭饱,靠在门边,醉醺醺地问道。

“你们这些男人,一点正事没有,只能打些野兔山鸡,回来下酒,然后喝的酩酊大醉,睡到半夜,啥事也不管。”阿兰边收拾边骂着。

“咋的啦?”李六被骂的有些懵,怯怯地问道。

“咋的,咋的,你不会看呐,山腰那么大块乌云,要不是老娘发现的早,等会你就得站着睡!”

李六望向山腰,只见乌云密布,便只能悻悻闭嘴,正想回屋呼呼大睡,可突然意识到什么,再定睛看去,却见晴空万里,只有山腰那块乌云密布,显得极为突兀,而那乌云形状极为规整,隐有血色,透露着诡异。

“老娘们,赶紧回屋。”李六瞬间酒醒,赶忙喊道。

此时,山边的树丛传来异动,只见大片树枝乱颤,草木吱吱作响,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蛇虫鼠蚁,猪兔鹿狗,成群从林间蹿出,四处奔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