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纹神体(段风段天)全集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战纹神体》,由网络作家“段风”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段风段天,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修道难为魔易!千年修道不及一夜成魔!“世间如炉,权势似碳,金钱似火,凡人就在这炉火赤碳中……煅炼融化,直到……直到圆滑似球,再也没有……没有丁点棱角,任凭你是英雄人杰,枭雄霸王,都得磨去棱角……才……

小说:战纹神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段风

角色:段风段天

强推热门奇幻玄幻小说《战纹神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段风”。书中精彩内容是:那些正派中人化身为一尊尊白骨嶙峋的飞天夜叉,张开蒲团大小地白骨爪,带起一道道邪恶流岚,狠狠的抓向了段风的神魂。似有似无的沉重压力当头落下,这压力似乎直接轰在了段风的身上,又似乎轰在了他地心头。段风耳边传来了师尊重伤的惨叫,那声音好似腐蚀力极强的酸液,声声直透人灵魂,似乎要将段风的灵魂引着、点燃,燃起…

战纹神体

战纹神体 免费阅读 第8章 这才叫滚刀肉的风采 在线试读

危机!危机!

大殿里面的气息比外面浓烈何止百倍,邪恶凶残的气息不断蛊惑段风心中最阴暗的存在,一股难言杀意涌上心头,心魔!竟然是心魔,此时心魔的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了段风的想象。

如果这一次不能炼化心魔,段风将会再次化身成魔,永远的沉沦在杀戮的意识空间之中,沦为一个只知杀戮的凶魂,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段风将青儿送出大殿。

此时段风眼前尽是自己和师傅被人追杀的场景,那些名门正派中人一个个肆意的狂笑,偷袭暗算下毒,各种阴狠毒辣的招数无所不用,甚至掘了自己师门的陵墓,拘禁师门转世灵魂肆意折磨……肆意的嘲讽几乎使段风心神崩溃。

前生今世的苦难屈辱仇恨一个个涌上心头,不可抑制的生长壮大,毁灭的意志愈加强烈。

那些正派中人化身为一尊尊白骨嶙峋的飞天夜叉,张开蒲团大小地白骨爪,带起一道道邪恶流岚,狠狠的抓向了段风的神魂。

似有似无的沉重压力当头落下,这压力似乎直接轰在了段风的身上,又似乎轰在了他地心头。

段风耳边传来了师尊重伤的惨叫,那声音好似腐蚀力极强的酸液,声声直透人灵魂,似乎要将段风的灵魂引着、点燃,燃起足以将他灵魂化为灰烬的阴火。

同时他耳边也响起了金戈铁马的厮杀声,无数生灵惨死前的咆哮、呻吟、哀求、诅咒在段风的脑海中飘荡,令得段风怒气翻腾,灵魂一阵阵的鼓胀,他魂力也在急速的膨胀,有如肥皂泡一样膨胀,似乎要将他的神魂撑爆、撑裂,炸开成无数地碎片。

……

段风在拼死抵抗心魔的同时,外界的段家也迎来了巨大的危机!

一队千人上下的银甲骑兵从这巴顿城神殿呼啸而出,后面跟随着数十名祭祀以及一位大主教,朝着段家的方向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巴顿城内的几大势力也开始行动起来,潜伏在那阴暗的角落里观察着段家的一切,不怀疑届时他们会趁机落井下石。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段家府邸,所有人不许进入!”

半个时辰之后,神殿的众人来到段家府邸大门之外,不过他们刚靠近就被一个声音制止,一个身材高大的斗师脸色冰冷,彪悍凶残的气息凝成实质,只有战争的磨练才会形成这样的气质,说话之间,近百长剑呼啸而出,整齐的挡在了众人的面前。

占据压倒性的神殿众人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息!杀气!

足以让所有人都动容的杀气!

唯有常年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之中拼杀出来的铁血军人,才会具有这等独特的锋锐!就像一把纵然断折也绝不会被尘土埋藏芒的绝世利剑,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光芒!

在段家门口虽然仅仅只有近百人,最强的不过中级斗师,但是个个杀气四溢,宛若再世杀神,这些侍卫无一不是段长青的旧部,一个个忠心耿耿,死拼之下,神殿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当时段老爷子这么做也是以防万一,却没有想到还真的用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瞎了你的狗眼,连我们神殿的人都不认识,我们怀疑这里有异端,都给我让开,否则你们将受到神的惩罚!”骑士团团长见状立即出言威吓。

作为一名光明骑士,六星斗灵强者,无论在哪里他都受尽了尊崇,从来没有人敢斥责神殿的任何行动,在光明圣国,神权高于皇权,即使是一个帝国的皇帝也不行,现在一个小小的巅峰斗师竟然胆敢阻挡神殿的光明骑士团,顿时一脸的怒容。

“哼!我可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这里是帝国伯爵私人府邸,没有伯爵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入,否则格杀勿论!”这个斗师也不是吃素的,曾是边境戍卫军的千夫长,段长青对其有救命之恩,此时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斗师闻言只是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十分不屑。

“那里出来的贱民!胆敢如此跟我说话!你想做什么?难到你也是异端不成!”那骑士首领当场怒吼,这是他惯用的计量,几乎无往不利,现在已经开始想象对方双腿发软跪地求饶,卑躬屈膝的拿出金币请求自己的宽恕。

不过可惜的是对方压根就不买账,反而更加不屑的冷笑,言语更是肆无忌惮:“是吗?老子成了异端?嘿嘿,老子在为帝国浴血奋战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窑子里面逍遥快活呢!你们这群只知道作威作福的败类,现在跑出来蹦跶什么,这里是烈焰帝国,不是你光明圣国!你们要明白自己的身份,你们只是一介平民,能够让你们拥有武器和战马已经是陛下的恩赐了,如果你们还不知道好歹的话,老子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若是以往这斗师也不会如此废话,可是族长偏偏让他来拖延时间,这无异于让一个大男人去生孩子,扯淡!今天能说出这些话来已经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在这斗师看来,此事关系到段长青父子的安危,要是神殿骑士敢硬闯,直接做他,他们可不管神殿拥有多磨庞大的势力,杀一个够本,宰两个赚一个,只要自己多拖住他们一会儿,段长青父子就多一分逃脱升天的机会,何况段家作为烈焰帝国重镇三大家族之一,不是别人想灭就可以灭掉的!

更何况这斗师说的话也是事实,虽然神殿地位超然,但是在圣炎帝国却有点尴尬,若是在光明圣国,哪怕是一个侯爵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你!”光明骑士团首领脸色骤变,拔出长剑就要动手,身后的光明骑士更是气势汹汹的围上来,顿时剑拔弩张,气氛降到了冰点。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强盗竟然猖獗到进城抢劫贵族?那些军队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去请城主大人发兵剿灭这些丧心病狂的强盗?”

段老爷子炸雷一般的咆哮从后面响起,这一句话差点没把众人雷倒,骑士首领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他长着眼睛是用来放屁的吗,怎么就没有看到自己的战甲,强盗有自己这么漂亮的战甲吗?

后面那些武士满眼都是小星星,对段老爷子的敬仰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族长不愧是族长,简简单的那一句话就差点将那倒胃的骑士气晕,不行,以后一定要向段老爷子学习,要不为什么人家是伯爵,是族长,自己只是一个护院?这就是境界啊,那叫什么来着?不战而屈人之兵!对就是这个!

“你,你,我们是……”骑士首领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人群后面传来淡淡的声音:“加内,你就不要多说话了!”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银色长袍,胸前挂着十字架的老者,缓缓的从人群后方,带着一帮祭祀走了出来,一脸的安静祥和,波澜不惊的脸庞让人看不清深浅,不过可以断定这老者绝非弱者,光是那份气度就是一般人所无法比拟的。

不等那老者说话,段老爷子已经叫开了,“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那些强盗竟然胆敢冒充神殿骑士了,这也太猖狂了,不行来人,给我火速上报帝都,请他们派大军支援!”

那银袍老者嘴角一阵抽搐,你个老娘皮的前些日子还跟我称兄道弟,现在老子就成了强盗了,若非这次事关重大,鬼才不会跑来招惹你这个丢尽贵族脸面泼皮。

“伯爵大人,没有想到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姆达萨大主教……”姆达萨大主教本想直接说出来意,若是这滚刀肉识趣倒还罢了,实在不行也只有翻脸了,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段老爷子一把抱在怀里,事发突然,姆达萨大主教连反应都来不及,后被被段老爷子拍的砰砰作响。

“你个老东西,出门带这麽多人干什么,虽然现在不太平,也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吧,难道有人要刺杀你,告诉我是谁,看老子不把他大卸八块!不过你带的人也太多了点,这麽多人我可招呼不起,非让你吃破产了不可!就算不是这样,你带这么多人,把我老人家吓着了怎么办,就算吓不着……”

段老爷子变化之大,谁也没有反应过来,刚才还要喊打喊杀,现在如同新婚的夫妇,这叫亲密啊!汗颜,这变脸的功夫让所有人都汗颜,看着段老爷子怀里姆达萨大主教瘦弱的身躯,背后直冒冷汗,这段老爷子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吧。

不过后半句话,让众人有一股使不出力的感觉,姆达萨大主教更是憋屈,行吧,自己一群人兴师动众跑来,人家把自己当要饭的了!再说了哪怕真的是要饭的,自己这些人恐怕还不至于把你堂堂一个段家吃穷吧,这叫什么事?

想到这里,骑士团里面爆发出一股怨念,不过他们也算见识了,段老爷子滚刀肉的威名。

姆达萨大主教好不容易挣脱段老爷子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衣服,活脱脱一个刚刚亲热完的小媳妇,换上一脸正色,不再给段老爷子说话的机会,“伯爵大人,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来意,我们已经得到密报,您的府邸之中潜藏了被众神遗弃的异端,为了巴顿城人民的安全,周围贵族们的安全,为了巴顿城的圣洁!请您给我们让开一条路让我们去逮捕万恶的异端!”

段老爷子本意是拖延时间,没有想到这个姆达萨大主教竟然如此不给面子,顿时脸色威变,本来以姆达萨大主教的身份,从地位上来说一点也不比段老爷子差,甚至更高一点,毕竟神殿的优越性放在那里。

如果是平时他这样说话的话,那么段老爷子绝对不会介意卖给他一点面子,让他进去看看,冤家宜结不宜解,可是现在的情况可不同,段老爷子可能让他们进去逮捕段风吗?

段老爷子顿时跳了起来,恼怒的样子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姆达萨大主教,你是什么意思,我段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可以去问问,哪怕你教廷出现了异端,我这里也不会有,妄我还把你当成知心好友,亲兄弟,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诽谤我!”

段老爷子顿足捶胸的样子,让那些光明骑士都不禁开始怀疑自己这次是不是搞错了。

“姆达萨大主教,我不管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念在你我之间的感情,我劝你一句,不要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现在哪里那么多异端让你抓,就算你想往上爬,也要有点脑子好不好,就算我老眼昏花,森巴达魂师就在我府上,难到森巴达魂师连异端都认不出来?”

段老爷子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好似在教育不小心犯错的孩子,让人感觉怪异无比,不经意间抛出重磅炸弹,围观人群更是议论纷纷,甚至开始有人对神殿作出了质疑。

魂师号称众神的使者,一个魂师的地位比大主教也丝毫不差,甚至更甚一份,无论在哪个国家,哪怕是敌对的势力都会受到崇高的礼遇。

姆达萨大主教一时间也开始怀疑这个消息的确定性,但是这个大陆数百年来第一次出现神弃之体,让姆达萨大主教不得不谨慎对待,一时间踌躇不定,但是依然有点不甘心,“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他不愿意得罪段老爷子,也给足了段老爷子面子,却没有想到段老爷子竟然然将滚刀肉的精神发扬到如此的程度,这让大主教实在不好就此撕破脸皮,正在姆达萨大主教犹豫不决之际,从队伍后面走上来一个骑士,对着姆达萨大主教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姆达萨大主教迟疑的神色消失不见。

“伯爵大人,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我希望你考虑清楚,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是包庇异端,如果教皇陛下知道了恐怕会十分的不满,请您考虑清楚,我们只走进入搜查异端而已,不会做别的事情,如果您不肯跟我们合作的话,那个时候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严重到连你也承受不起的地步。”

段老爷子见姆达萨大主教突然之间声色俱厉,暗叫不好,家族之中肯定出现了内奸,既然托不下去了,只有撕破脸皮了。

段老爷子目露寒光,上下的打量姆达萨大主教,缓缓张口说道:“好!好!好!没有想到我段家的低调,竟然换来肆意的欺凌,既然你们如此不知好歹,来日我便上报帝都,将你们这些神棍赶出我烈焰帝国!”

“好,好,好!骑士团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抓捕异端!”姆达萨大主教气的直打哆嗦。

一言不合之下顿时爆发了激烈的碰撞,围观的人群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唯恐遭到波及。

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也蠢蠢欲动,段天也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悄悄潜回段家。

没有多久,段家的斗士就出现了伤亡,节节败退,眼见光明骑士团就要攻破段家的大门,段老爷子大急,段长青这孩子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