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坏李长河《纨绔世子爷》_《纨绔世子爷》全章节免费阅读

完整版军事历史小说《纨绔世子爷》,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李坏李长河,是网络作者“我的长枪依在”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

小说:纨绔世子爷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角色:李坏李长河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的热门新书《纨绔世子爷》火爆上线,是一本军事历史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第一,两天内人不要重复;第二,去的频率至多间隔两天;第三,去的时候穿武装,不要便服。严申和季春生懵了,李长河没给他们发问的机会,将他们打发走,然后带着秋儿和月儿去听雨楼。与此同时,何芊穿着一身火红武装,身后跟着四个衙役,都是开元衙门中的好手,正气势汹汹的朝听雨楼杀来。何芊不是别个,正是当日他绑架的那…

纨绔世子爷

第7章 在线试读

雪停了,李长河也开始动作。

接近年关时是酒楼生意最好的时段之一,这是个好机会。

这天,他把季春生和严申叫来,安排了一桩差事:给他们一百两,让他们带着王府的护院去望江楼吃饭。

要求只有三点。

第一,两天内人不要重复;

第二,去的频率至多间隔两天;

第三,去的时候穿武装,不要便服。

严申和季春生懵了,李长河没给他们发问的机会,将他们打发走,然后带着秋儿和月儿去听雨楼。

与此同时,何芊穿着一身火红武装,身后跟着四个衙役,都是开元衙门中的好手,正气势汹汹的朝听雨楼杀来。

何芊不是别个,正是当日他绑架的那个美女!

那天回家之后,何芊越想越气,她很想报仇,但不能直接上门去揍李长河。

他是皇家血脉,随便动他会给何家招来祸端。

所以她一直在等机会,直到前几日下人告诉她,李长河似乎在想办法重新整点王府的酒楼。

她顿时高兴得跳起来,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今日她带人噔噔噔冲上酒楼,结果冲到三楼忽然见到两个熟人。

“诶,阿娇姐,王爷爷,你们怎么会在这?”

“小芊,你也来这里吃饭?”

说话的正是阿娇,旁边还有她的爷爷,自称德公的老人。

何芊晃了晃手中宝剑:“阿娇姐,我可不是来这吃饭的,我是来找茬的!”

老人和少女都一愣,阿娇开口问:“你为何要来这找事?”

何芊怒气冲冲的道:“还不是李长河那混蛋!”

德公起了兴趣,好奇问:“哦,他如何惹到你了?”

何芊嘟着嘴小声,一五一十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爷爷,你说他是不是禽兽不如!”

德公微微点头:“小芊如此气恼也是对的,毕竟这事是落在你身上,不管谁都会气的。”

然后他长叹口气,站起来看着回廊外的雪景。

“那孩子也是可怜啊,犯世人的怒还不放心,还要与何家也结下仇怨,

越是如此别人越是放心,他才能保命啊。他抓你却不动你,拿捏的也到位…”

“王爷爷在说什么呢?”何芊一头雾水。

“小芊啊,老夫知道你恨那李长河,你们的仇怨不该插手,可这酒楼你不能动。”德公回过头来,说道。

“为什么?”何芊不解的问。

“当年吴王之乱,你们听过吧?”

何芊点点头,道:“听过…”

老人长叹口气:“十年前,趁大将军冢道虞率军北伐,朝廷无兵的时候,南方的吴王造反,短短半个多月,叛军十万之众已到京都外,皇上被围困京城。

此时朝中有人密谋开城投降,好在潇王事先得知,立诛叛逆,亲自率三千多禁军部将,固守武关十二日。

叛军前锋三万众,丝毫不得寸进,直到冢将军从北方赶回来,合围叛逆,一举歼杀吴王,可惜潇王也战死!”

“潇王是英雄,随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也是。那三千之众,当时活下来的不过百余人,时至今日还在世的寥寥无几。但他们都是平海内,安四方的功臣。”

老人说着指了指楼下柜台的方向:“这酒楼中都是当初潇王旧部,老夫常常来此,也是为资助他们过活,故而老夫也不许你在此闹事。”

何芊擦擦眼泪道:“知道了王爷爷,我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之后我找那李长河算账绝不会在这放肆。”

老人点点头,不再说话。

“王爷爷,能不能把阿娇姐借给我一会儿,我有话要跟她说。”何芊忽然说道。

潇王是好的,李长河却不是,听说阿娇姐跟那混蛋有婚约,她心中就越想越气。

那种人怎么能配得上阿娇姐呢,她一定要好好叮嘱叮嘱。

“阿娇姐跟我来。”说着她就拉着阿娇噔噔噔下楼。

两个女孩在二楼叽叽咕咕说起来,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何芊在说,而阿娇只是听着。

“阿娇姐,你不知道那家伙可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到那天的事,何芊就一肚子气,说起那混蛋的不好就停不下来。

正当她说得兴起,背后突然有人说道:“喂,你这样背后说人家坏话不好吧。”

何芊一回头,正是她最讨厌的人,李长河!

“你,你这个混蛋!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她激动的道。

李长河也很无奈,何芊果然还是找上门了。

最关键的是,何芊身后的人,衣着打扮分明是开元府尹的衙役。

能让开元府尹的衙役随身做保镖,李长河一下子就猜出这小丫头的来历,她是何家人。

这真是个天大麻烦,开元府尹,相当于后世北京市高官。

动他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世子,只要有理由,随随便便。

当下,他先放低姿态,拱手道:“之前的事确实是我不对,在这里给小姐再次赔罪,为表歉意我宴请各位行不行?”

他说得诚恳,何芊将信将疑。

“就你这破地方?”

“当然不是,在望江楼,顺带把你身后的四位带上怎么样,毕竟天寒地冻的,人家也不容易啊。”

他一脸诚恳,说得自然,何芊也感觉他态度很好,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李长河当然是有计谋的。

想搞定望江楼,需要大量的武人,王府的加上德公家的护院依旧不够。

清楚何芊的身份后,他马上意识到机会来了。

开元府的衙役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么多武人绝对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