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元霁林黍离)全章节在线阅读_(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全文免费阅读

《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主角元霁林黍离,是小说写手“元霁”所写。精彩内容:那舒斌见人都散了,径自来到林黍离身旁:“多谢姑娘替在下说话,鄙人不胜感激”林黍离抬了抬眼,浅笑道:“舒公子言重了,本来你也是冤枉,不应该受这无端之灾,今日之事换作任何一个人皆不能做事不理”“……

小说: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元霁

角色:元霁林黍离

作者“元霁”的热门新书《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舒斌拱了拱手,再次道谢。正准备转身离去之际,却被林黍离叫住,朝秋水使了个眼色,秋水便取了些银两递给舒斌。舒斌见状连连摆手:“姑娘这使不得,在下不算贫寒落魄之人,有手有脚能自食其力,不若请小姐将这银两给那些饥寒之人,也算是用到了实处。”林黍离见他坚决,便示意秋水退下,点了点头…

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

《成腹黑皇子白月光后,我恃宠而骄》第10章 心悦之人 在线试读

那舒斌见人都散了,径自来到林黍离身旁:“多谢姑娘替在下说话,鄙人不胜感激。”

林黍离抬了抬眼,浅笑道:“舒公子言重了,本来你也是冤枉,不应该受这无端之灾,今日之事换作任何一个人皆不能做事不理。”

“但姑娘帮了在下,这是事实,待有一日舒斌学成必会借机感谢小姐今日之恩。”

林黍离见他一脸认真也就没再说什么推辞的话,只道:“那便预祝舒公子金榜题名了。”

舒斌拱了拱手,再次道谢。

正准备转身离去之际,却被林黍离叫住,朝秋水使了个眼色,秋水便取了些银两递给舒斌。

舒斌见状连连摆手:“姑娘这使不得,在下不算贫寒落魄之人,有手有脚能自食其力,不若请小姐将这银两给那些饥寒之人,也算是用到了实处。”

林黍离见他坚决,便示意秋水退下,点了点头。

“姑娘有谋略,且又心善,日后定会富贵无虞。”

“那便借舒公子吉言。”

林黍离最后选了一块琢精致花纹的玉璲,里刻“平安”二字做给祖父的礼物;又选了一块双玉玉佩,赠给哥哥,待选完后,林黍离一行人便打道回府了。

……

这日夜里,林黍离刚沐浴完,换了件干净的裘衣,秋水要帮她擦拭头发,被拒绝了。

“明日还要随母亲去买些中秋的吃食,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自己擦就行了。”

秋水还纳闷最近小姐怎么变得这么善解人意了,但终究没问出来,就欠了欠身,退下去了。

林黍离坐在镜前拭发,一边端详着自己的脸,走了神。

恍惚间听到有脚步声,回过神来之时,镜中映出了张熟悉的面孔。

这次林黍离没被吓到,而是淡定地转过身去,对着眼前这个又一次闯进自己屋子的人感到不满。

“二皇子殿下,你几次三番地闯进我的房里是不是不合规矩?”

看着佳人有些恼怒的样子,元霁讪讪地摸了摸鼻尖:“从大门进太光明正大,引人耳目。”

林黍离听着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我想强调的是这儿吗?我说的是你进我房里干甚!

但终究是内心所想,林黍离没有说出来。

元霁见她没说话,便又小声道:“你不要老叫我二皇子殿下,听上去别扭。”

这又是哪儿跟哪儿?

林黍离正了正眼,依旧平淡地说道:“尊卑有别,小女不可直唤二皇子名讳。”

元霁听了这话皱了皱眉:“你怎么跟那朝堂上的大臣一样古板?”

被称作古板的林黍离:……

“咳,不知二皇子前来又有何事?这府里可没什么好看的戏了。”

府里倒是没好看的戏,但在银楼发生的一切,元霁皆通过暗卫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丫头经过这一番倒是又长了些面子。

元霁私下派人去引导坊间传言,一时间百姓对林黍离的印象好了不少。

“你若还叫我二皇子我便不说,就待在这等你改口为止。”

林黍离抽了抽嘴角,看着眼前的人颇有一番无赖的意味,但念及他的身份还是无奈松了口:“元,元霁。”

林黍离叫完之后浑身感到不自在,元霁倒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日来此,是有一件重要的事,关于那日府中纵火的人已经找到,”元霁脸色变了几分,接着道,“但,是一具尸体,在附近的河里打捞出来时已经浮肿。”

元霁在那日安排的眼线锁定了纵火之人后,便一直派人去追,但最后到河边却跟丢了,偶有机缘巧合被人看到有具浮尸,元霁派眼线过去辨认,虽然那尸体面部已经浮肿,但隐约认出就是那厮,身上的衣物也跟那天见到的一样。

林黍离对于他的这番说辞没有怀疑,林墨然怎么可能会让这么关键之人留于世间,对于那人已死的结局她早就料想到了,只不过去好几天了,自己都没有再去追查,而他却一直没有放弃……

元霁见她眉头紧锁,以为她是害怕抓不到幕后之人没法给自己交代,但其实林黍离想的是他为什么要帮我。

本来前世交集甚少之人,今生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这里,林黍离想不明白,只能用狐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试图从他身上看出些什么。

元霁见她一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感觉浑身有些不自在,咳了声之后问道:“林大小姐,为何用这种眼神看我?”

林黍离很认真地看着他:“元霁,你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帮我?”

元霁见她眼里流露出的认真,眼睛望着她,过了许久才回道:“我,心悦于你。”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房里陷入了长时间的寂静,好像只听得见蜡烛油滴落的声音。

林黍离先是一愣,转而又变为惊讶。她猜测他会说因为你的父亲是丞相,你的外祖是将军,势力极大能帮我谋事,或者说能从她这里得到些好处,可万没想到这一条。

他心悦于她?

开什么玩笑,他不是有心上人吗,难道自己重生打破了原来的走向,他现在还没有遇到他的心仪之人,然后被自己截胡了?

不行,坏人姻缘的事自己不能干!

沉寂已久的安静被打破了,林黍离很严肃地说道:“元霁,你听我一句劝,你不能喜欢我。”

元霁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因为,因为……”林黍离一想不能把自己前世的记忆告诉他吧,他肯定以为我疯了。

见她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正要开口却被林黍离打断了:“因为!我已经有心悦之人了!”

元霁听了这话,眉头似要拧成麻花了,但仍就淡淡地问道:“是太子吗?”

啊呸,我喜欢乞丐都不喜欢他,但是要说不是,我还认识哪家男人,算了,为了人家的姻缘,就委屈自己吧!

“对,就是他!”

“因为他救了你?”

“是,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元霁没再说话,眼里流露出的落寞被林黍离看在眼里,一瞬间她有些于心不忍,想要告诉他都是胡诌的。

但是,他愿意为前世爱的那个人起兵反叛,他们才会是一对,虽然不知道元霁为何喜欢自己,但她清楚,自己不能坏了他的姻缘。

两人无言,只记得元霁走时留下一句话。

“我不会放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