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百笙玉无《咸鱼傍上仙大腿》_咸鱼傍上仙大腿精彩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咸鱼傍上仙大腿》,是作者“迟百笙”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迟百笙玉无,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酉时五刻迟百笙饿得醒来“十一,饿了,吃饭”玉无悄然地叹口气,想吾堂堂仙君,竟在做伺候之事随后还是端来了食盒于里间小案,候着饿了许久的迟百笙一扫食盒,说狼吞虎咽也有过之而无不及酒……

小说:咸鱼傍上仙大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迟百笙

角色:迟百笙玉无

热门网文大神“迟百笙”的新书《咸鱼傍上仙大腿》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可是亲耳听见的。”另一青衫老妇信誓旦旦道:“就在陈家馆。”她手来回拨动,调节气氛。“那日,我去陈家馆买玉,那陈小姐发了疯似的说要嫁,说听见神仙显灵,说嫁了才能挡灾…

咸鱼傍上仙大腿

《咸鱼傍上仙大腿》第1章 二房争位 在线试读

周国,咸汝城,进符楼。

夏日进秋,虫鸣苗枯,万物郁燥。

迟百笙趴在窗台边听着楼下三五妇人八卦,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

“诶!你们听说没?又有一小姐中邪!”黄衣妇人手势封着嘴,怕是被别人听了去,“就那城西陈府千金。”

“我可是亲耳听见的。”另一青衫老妇信誓旦旦道:“就在陈家馆。”

她手来回拨动,调节气氛。

“那日,我去陈家馆买玉,那陈小姐发了疯似的说要嫁,说听见神仙显灵,说嫁了才能挡灾。”

“次日,她就出门掉湖里了,最后急忙与李家成婚,也不挑了。”

…..

啧啧啧。

这不妥妥的江湖术法嘛。

就那李家请的骗子术士,催婚手段罢了。

迟百笙还在咂舌,侍女逢怜步履匆忙地冲了进来,气喘吁吁道:“小姐,快回府去。”

“怎回事?”迟百笙头抬起来。

“二夫人给老爷吹风,说斋静换迟风少爷去,顶替你的位置!逢怜吞了一口唾沫:“还有玉仙门送来的礼。”

“什么?!”

这张氏又作恶!

迟百笙抬起手肘支起身子,揉着压麻了的手臂。

近来至夏日起蝗虫泛滥,百姓求帖众多,这驱虫帖写得她燥得慌,歇都没歇够一刻。

这二夫人竟把主意打到她头上来了。

“送的什么礼?”

“祭礼有助于修为历练,我听闻那礼可是皇家央求玉仙门当今的仙君制的!”

逢怜甚是激动,替自家小姐终于有机会摆脱废材名声而高兴。

迟百笙捏着下巴,没有逢怜那般雀跃。

祭静无聊事她不去也罢,可这礼她二夫人凭什么收?

这祭静她也有所耳闻。

迟百笙本名迟百生,迟家家主为庆她乃百年生一的阴玉脉而取百生之意。后因不好与仙家撞名,遂改为迟百笙。

而这仙家就是百年前这世间第一位仙人,名唤隽生仙人。奇怪的是,仙人飞升的五年后便飞消陨落了。

今年正是隽生仙人飞消百年之际,又恰逢持续的蝗灾肆虐,更是大小祸端层出不穷。

皇家为安抚民心,借百年做祭,向先人祈福,祷青天之怜。

而玉仙门如今的仙君是四年前飞升的 ,也即将到第五年了。

皇家的把戏,听着就不简单。

…..

沉思间,听到声响,逢怜刚给她撩起垂帘,二夫人张氏便面带讽笑,昂着脸瞪着她。

呵,上门叫嚣来了!

迟二夫人张茹抬手扶了扶发端的金钗,黑发间插着烁烁明珠,沉甸甸地张扬着。

她毫不客气道:“这次来呢,是与你说不用去参加祭礼斋静之事。见你不爱修炼干活,这等苦事你定也不愿去吧?”

迟百笙取下瓷杯,给张茹倒了杯茶,茶水打在杯沿溅出两滴,落在张茹袖端,染了湿意。

“二娘,苦差事你会让迟风去?你想作甚,你一进来我就一清二楚了。”

这杯茶张茹刚伸手去接,迟百笙摇手一个回转,茶水稳当地坠入自己口中。

按周国祭礼,越隆重的典祀要求便越严苛。最高等级的祭礼只允许嫡系子孙参与并准备贡品,且在祭礼之前需进行半月的斋静,以示诚心。

此次祭静如此隆重,玉仙门甚至祭静前给参与祭静的世家送礼。

是以,故张茹才会如此气急,不停地给迟父吹耳边风,让她的心肝小儿顶替迟百笙的名额。

张茹就料想这丫头不会乖乖如意,娇媚的面容扭曲道:“你不过是好运点,靠着好肚子出世,空有一身玉脉不懂珍惜,你这懒堕颓废的无用之人凭什么霸占良机!”

“没办法呀,谁让小弟偏偏靠着二娘的肚子出世呢。”她转过身来,娇笑一声

偏她容貌极好,古怪做作的神情亦好看。

迟百笙甚欠揍的眯着眸子,耸着肩膀翘起嘴角道:“偏我这无用之人就有机会呢。”

真是惋惜呢。

“你!”张茹气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迟百笙一巴掌。

“啪!”

巴掌声震惊众人。

迟百笙舔了舔破损的嘴角,刺痛深入骨髓,火气直冲脑颅,她需得与这恶女子拼命!

这张氏真当她是吃素的!

没有丝毫犹豫与迟钝,她反手一掌重重甩到张茹面上,掌力之大甚至甩掉了张茹脑袋上的金钗。

张茹还在得意,料想不到迟百笙竟敢还手。

她吃痛地捂着脸:“你竟敢打我!”她愤恨叫喊,声音楼内回响:“我可是你二娘!”

这话一下戳中了迟百笙的雷达。

“二娘?”她扯动唇角笑了,“怕是不记得当年是怎么来到我们迟家!我叫你一声二娘,也是看在我娘的面子上,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张茹不过是文芝路边相救的落水女子,好意带回府上救治,却不曾想给了她机会搭上迟父,靠着肚子当上了迟家二房二夫人。

“这祭礼之位,你也配跟我争?”迟百笙不怒反笑,“就不怕遭报应么?”

“迟百笙你忤逆犯上,目无尊长,你且看老爷如何整治你,哼!”张茹甩了甩袖,自知吵不过,撵着步子回去告状哭诉。

戏得唱给对的人听。

逢莲担忧,小姐,我们现在回去迟府吗?”

“当然,二夫人的戏需要个恶人陪她演下去。”

迟百笙再倒了杯茶自饮,只可惜了这茶,才泡了两杯呢。

迟家府邸坐落于咸汝皇都宫外的城中心,与魏家,徐家是传承百年的大家,都有自家的符楼帖铺。

符做趋吉避害挡灾求财,主大才;帖做消遣应急和民生应酬居多,为小才

世家子弟帮扶家中都是做符道,唯她小才,只做用帖功。,实则每次修炼的丹药迟父都给张茹哄骗拿了去,她凭什么要捡二房剩下的?

她不在乎,偷闲享乐,废就废吧。

是以,父亲不疼,家中兄妹瞧不起她,城中都在传她废名。

半个时辰后。

迟百笙主仆二人才刚回到迟府,热茶都没来得及喝一口,迟父的随身小侍便是来传话。

“三小姐,老爷唤你到松堂问话。”

…..

来得可真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