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仁黄少华《官场奇人》完整版在线阅读_(官场奇人)全集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小说《官场奇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梁仁黄少华,是作者“佚名”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小说:官场奇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角色:梁仁黄少华

热门网络作者“佚名”的新书《官场奇人》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一方面讲清任务:这是这段时间的重点工作,市纪委、区委和镇党委都高度重视,不能不做,必须做好;另一方面关心关爱:这段时间辛苦一些,领导看在眼里,同时伙食进行了改善,大家要加班的晚上安排香烟和夜宵。物质世俗的力量,还是无往而不胜的,大家看到领导给予了足够的关心,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加个班,一包烟,男同志…

官场奇人

第47章 在线试读

第47章这些问题思考起来,梁仁就感到脑袋装满了东西,搅不过来。
幸好,组织已经明确了他纪委书记的职务,手下有几个兵,他将他们齐集在了一起,让他们到各条线搜集各类资料,把凡事工作中可能存在不规范操作的情况,统计汇总成一览表。
这些乡镇干部哪里搞过这种事情,大部分都叫起屈来,并不很热衷。
梁仁就软硬兼施。
一方面讲清任务:这是这段时间的重点工作,市纪委、区委和镇党委都高度重视,不能不做,必须做好;另一方面关心关爱:这段时间辛苦一些,领导看在眼里,同时伙食进行了改善,大家要加班的晚上安排香烟和夜宵。
物质世俗的力量,还是无往而不胜的,大家看到领导给予了足够的关心,积极性都调动了起来。
加个班,一包烟,男同志正好要抽,女同志可以拿回家给老公,大家都没意见。
这天差不多到了汇总阶段,下属把材料都交给了梁仁。
梁仁没有把他们留下来加班,一方面看到这些天他们都一直忙到现在,让下属也要喘一口气;另一方面,区里有领导下来,镇里安排余悦、梁仁和其他几个镇干部陪同,要到市区吃晚饭。
晚饭安排在皇家酒店。
出于好客,晚饭一般都是饮酒的。
梁仁有任务在身,想不喝,结果没有得到允许,特别是区里的领导跟余悦认识,对余悦说。
“这里是你余书记领导梁书记,还是梁书记你领导余书记?”
梁仁道:“当然是余书记领导我了。”
区里的领导道:“那你就听余书记的。
余书记,我们难道到十面镇来,梁书记竟然不陪我们喝点,看来是看不起我们啊,你说怎么办吧。”
大家都知道,这些都是让梁仁喝酒的借口,看不起看得起都当不得真。
但如果梁仁继续坚持不喝酒,也不排除有些人心里就真有想法了。
这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余悦又朝梁仁看过来,虽然没有特别强制的意思,但梁仁知道这事让她为难了。
梁仁道:“那好吧,陪同区里领导也是我们的工作任务,我喝。”
梁仁开始的不喝,反而酿成了喝开之后区里和镇里酒桌上的腥风血雨。
出酒店时,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是东倒西歪。
梁仁把区里领导送走,感觉有些晕乎,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余悦看梁仁坐在大厅里,又是一副喝高的样子,怕影响不好,就对梁仁道:“要不我去要个房间,你去休息一下?”
梁仁看在这里也不是事,就点了点头。
房间开好了,余悦和梁仁坐上电梯,到了十一楼的房间。
房间的门碰上之后,将城市喧嚣声都关在了外面。
梁仁一进入房间,顿时仿佛清醒了起来。
他想起了那次在湖滨宾馆的事情,时隔才数月,却仿佛过了很久。
余悦到了房间里就忙开了。
她让梁仁躺在床上,就去烧开水,又去洗了一块毛巾来,敷在了梁仁额头上。
梁仁酒量本就不差,先前可能喝得太快太猛,有些上头,在大厅里一休息,又进了房间想到以前与余悦的甜蜜夜晚,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清醒。
他装作还是半醉半醒的样子,任由余悦服侍自己。
余悦原本身穿着紧身套裙,此时已经将外衣脱去,里面的白色衬衣裹紧了她身子,特别是心形的领子一颗钮扣松开了,在她俯身给梁仁敷毛巾时,让梁仁心动不已。
梁仁顿时心下就痒得厉害,荷尔蒙疯狂分泌。
梁仁想,都说喝酒乱性,这话一点都不假。
要在平时,梁仁肯定会考虑多多,有很多的顾虑,可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克制力已经降到最低值。
梁仁又不好意思饿狼扑羊般直接,然而自己又熬得难受,于是他脑筋一转,生出了狡猾的念头。
他装作难受,快要呕吐的样子,在床边作势起来。
余悦发现他要吐,赶紧过来:“你怎么了?”
梁仁道:“难受”。
余悦坐在了床沿,替他拍打后背。
梁仁就顺杆子往上爬,身子一抬又放下,脑袋和上半身已经枕在了余悦的大腿上。
靠在她的双腿上着实舒服,从余悦的身上,又传来淡淡的清香,让梁仁受用不尽。
余悦道:“好点了吗?”
梁仁点了点头。
余悦道:“梁仁,你要不先躺一会?”
余悦把梁仁从自己腿上抬起来,让他躺下来。
梁仁又装作难受,站了起来,其实他可以稳稳地站在。
心里的鬼念头却说:“你就装作站不稳,她肯定就会来扶你的。”
梁仁装作要去洗手间,余悦就使劲扶着他。
梁仁用手臂将她搂得紧紧的,余悦的脸上开始发烫起来。
梁仁假装一下趔趄,余悦用力去扶,却由于梁仁人高马大,体重不是余悦这样的女孩子能够支撑,两人干脆全部摔倒在地。
而梁仁恰恰一咕噜压在了余悦的身体上,嘴唇贴着余悦的嘴唇。
梁仁想,都到这会了,就没必要再装了。
他就像尝蜜糖一般,吮吸着余悦的红唇。
余悦先前就已经浑身发烫,一感受到梁仁的袭击,浑身发软,任由梁仁舌尖的肆虐。
忽然,她想到这一切好像有些不对劲,就一把推开梁仁,冲梁仁道:“梁仁,你是不是没有醉!”
梁仁道:“你的嘴唇比美酒还好喝,我能不醉吗!”
余悦在梁仁身下,动弹不得,只能用手狠狠敲了敲梁仁的肩膀:“没想到,你这么坏!”
梁仁道:“坏的还在后头!”
嘴唇的战线,就开始向她胸口蔓延。
……凌晨五点多余悦醒了过来,她推醒了梁仁,道:“我们该走了。”
梁仁问道:“为什么?
好像还很早啊?”
余悦道:“难道你想让驾驶员到宾馆来接你?
如果他们看到我俩在一起,还不得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
镇上干部,都嫌生活乏味、日子枯燥,正盼着找点事嚼嚼舌头呢!”
梁仁道:“还是你想得细心。
这段时间,我们正在搞规范权力运行的事儿,如果让人说三道四,也会影响工作。”
这么说好了,两人就穿了衣服,简单梳洗了出门。
坐电梯时,余悦道:“呆会,我去退房,你先打车回家,等你走了我再离开宾馆,让人看到我俩一同从宾馆出去也不好。”
梁仁道:“好,那我先出去。”
梁仁到了宾馆外面,清晨的五点多,初春的天气,天还蒙蒙亮,倒春寒很逼人。
梁仁等了好一会,才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梁仁招手,上了车。
看看四周也没什么人,根本不会有人看到,梁仁就对司机说:“师傅,你稍等下。
还有一个人马上就来,你打表好了。”
这个司机倒是文明礼貌,说了声:“不急,慢慢等。”
余悦从宾馆大门出来,望街上张望。
她身穿西服短套装,在这样的清晨感觉有些冷,抱紧了双臂。
梁仁心里对自己道:“这会才是早晨,就别胡思乱想了!”
他赶忙摇下了车窗,朝着余悦打招呼。
余悦见梁仁还在出租车内未走,马上裹紧身姿跑过来,小包在她小腿上碰撞,一会儿就钻进了出租车内。
余悦道:“不是让你先走吗?
你怎么在这里等我啊?”
梁仁道:“我看这么早,很难打车,先送你回去。”
梁仁本想说,我看看宾馆门口也没什么人,应该不会有熟人看到我们,所以就等你喽。
可车上还有司机,他只好简略说了句。
余悦也理解,反正已经上了车,也就不再多话,让梁仁先送自己回去。
就在他们的车开出去后,路边上另一辆出租车也开始动了。
这天也是凑巧。
十面镇政府副镇长石宁的儿子感冒发烧,前一天石宁和她老婆都没有太在意。
石宁说:“我们小时候感冒都不去看的,小孩子自己会好。”
她老婆说:“真的吗?”
石宁说:“当然了,听我的。”
一家人就听石宁的,前一天晚上没去医院。
到了半夜,他儿子就开始闹开了,哭啊闹啊泻啊,石宁老婆发起火来了:“石宁,都是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爸,说没有事情,现在你看看宝贝,都这样了!”
石宁一看情形有点严重,也有点担心:“那怎么办?”
石宁老婆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你现在问我啊!
你这个没用的,不知道要你这个老爸干什么!”
石宁理亏不敢多言,何况除了老婆,也惊动了丈人丈母。
石宁是入赘人家,一直与丈人丈母同住,两老人家也出来指责石宁。
为了少挨骂,石宁赶紧打车送儿子去医院。
到了五点多钟,儿子挂了吊针,稍微安耽了一些,渐渐睡去。
老婆和丈人丈母陪着,指示石宁道:“你回去煮点稀饭带过来!”
石宁道:“还去煮稀饭啊?
外面随便买点吃吧。”
老婆道:“吃你个头!
外面的东西多脏你不知道啊!
宝贝这次生病,肯定是跟上次你带他到外面吃馄饨有关系!”
石宁道:“吃馄饨那是两个礼拜前的事情了!”
老婆道:“你不知道细菌可以隐藏ti体内嘛!
肯定就是那天吃坏了!”
石宁知道老婆已经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只好道:“好好,我去煮稀饭!”
石宁坐上回家的出租车,才感到安静了,头脑昏昏沉沉,真想睡觉,可想“睡不得,老婆让我煮稀饭!”
这么一想,忽然看到路边一个熟悉的人影,这不是梁仁吗?
梁仁正从皇家宾馆出来,爬上了一辆出租车。
石宁赶紧对司机道:“你先停一下。”
司机停稳了,石宁就注视着梁仁的那辆出租车。
石宁心里就闹糊涂:“梁仁这个时候怎么从宾馆里出来,这小子没想到生活这么丰富啊!”
他掏出了手机,从这里可以依稀拍到梁仁坐在出租车的人头。
过了一会,从宾馆里又出来了余悦。
石宁心里大叫:“今天钓到大鱼了!
梁仁和余悦,你们俩皇家宾馆找快活啊!”
他赶紧用手机,“咔咔咔”不断照相,余悦和梁仁在出租车里并排坐在一起也被拍个正着。
一上班,石宁就踅进了钟涛的办公室。
石宁把手机放到了钟涛办公桌上道:“钟书记,你看看上面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