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赵德年赵莫离)完结版在线阅读_(赵德年赵莫离)全文在线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赵德年”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内容概括:这好似一个信号。越来越多的远古生物显露在世人眼前,也彻底证实了山海经绝非杜撰,书中的文明是真实存在过的。紧接着,灾难频发,地震、海啸、泥石流……纷纷接踵而至。扛过天灾的动植物纷纷发生变异,妖怪不许成精的铁律被彻底打破……

小说: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赵德年

角色:赵德年赵莫离

火爆新书《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是由网络作者“赵德年”所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作者“赵德年”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这好似一个信号。越来越多的远古生物显露在世人眼前,也彻底证实了山海经绝非杜撰,书中的文明是真实存在过的。紧接着,灾难频发,地震、海啸、泥石流……纷纷接踵而至。扛过天灾的动植物纷纷发生变异,妖怪不许成精的铁律被彻底打破…

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

《灵气复苏:我带领家族步入仙巅》第1章 王者归来 在线试读

华夏界。

随着全球变暖,一年四季强势定格在了夏季。

华夏面临极热天气,全年无雨,植被、动物极速消亡。

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在第四个年头,南、北极冰川层彻底融化为水,一只巨大的旋龟浮出水面。

这好似一个信号。

越来越多的远古生物显露在世人眼前,也彻底证实了山海经绝非杜撰,书中的文明是真实存在过的。

紧接着,灾难频发,地震、海啸、泥石流……纷纷接踵而至。

扛过天灾的动植物纷纷发生变异,妖怪不许成精的铁律被彻底打破。

妖兽们御使神通扰乱城市,企图重整华夏秩序,意欲成为万物之主。

人类苦苦挣扎,一切的科学手段在灾难和妖兽面前,是如此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正是验证了那句话,科学的尽头是玄学!

……

月牙山,赵家村。

从上往下俯瞰,形似一个弯弯的月牙,拥抱着十来户人家,正是那赵家村。

村子依山傍水,前有沅溪缓缓流过,纵使外头天地大变,此地也固若金汤,从未出过岔子。

然而此时的赵家村,人声鼎沸,喧闹不止。

赵氏一族的族人们,个个手提菜刀、砍柴刀、扁担等物什,严阵以待的守在村口。

而与他们对峙的乃是两名相貌平平的青年男子,一胖一瘦,一高一矮,特征明显。

村长赵德年脸色难看,语气颇为沉重:“二位远道而来,按理说我们老赵家应当拱手相迎才是。

可如今世道艰难,村子里也不富裕,缺衣少食的,二位还是莫要做那恶客才是。”

两名青年男子闻听此言,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要的可不止一餐半餐的,而是这整个月牙山。”

随即,胖高个伸出手掌,发出一束淡淡的火焰,朝着赵氏族人丢了过去。

族人们脸色骇然,不自觉往后退走。

那二人愈发得意起来,笑的格外张狂,另一人更是祭出金属飞刀,故意甩向赵德年的双腿。

“大伯/爷爷,小心。”

数十道关切的声音此起彼伏,更有那胆大的族人,利用手中的家伙什相抗。

赵绍严大力向后扯了一把自家大伯,拿起手中的柴刀狠狠劈在飞刀之上。

飞刀“哐啷”砸地,消散于无形。

瘦矮个见此,脸色阴郁,恶狠狠说道:“既然如此,非得给你们动点真格的不成。”

胖高个是个碎嘴子,嘚吧嘚吧讲个没完。

“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们,华夏界大变之后,灵气已然复苏。

如今可是全民修真时代,你们赵家村一个觉醒者都没有,哪里守得住这么好的灵地。”

族人们大惊,修真?难道是他们久居大山过时了,竟然理解不了他的话。

瘦矮个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杀意,他早已见过血,此时兴奋的舔舔嘴唇,数道金属钢针呼啸而出。

犹如唐门至高暗器——暴雨梨花针。

族人们满心绝望,难道今日便要命丧黄泉?

就在这时,天象大变,漫漫黑云压城,紧接着电闪雷鸣,声势极具浩大。

所有人怔愣当场,只以为灾难终是降临月牙山,皆被吓得瑟瑟发抖。

“咔嚓——”

一道惊雷劈下,狠狠的砸向大地。

地面好似豆腐渣般,破开一个大洞,黑漆漆的,甚是吓人。

众人胆战心惊,一退再退。

又是两道惊雷同时劈下。

一把淡金色的长刀瞬息而动,在半空与惊雷相撞。

轰隆炸响,立时火花四射,点点星火飘向四面八方。

长刀形似唐刀,约28寸长,外形古朴大气,这一撞,刀身现出条条裂纹,无力的跌落在地。

雷收电止,黑云渐渐消散,大洞也恢复如初。

“咳咳咳——”

地上赫然躺着一个浑身焦黑的身影,正在大力咳嗽。

赵莫离双手撑地,勉力坐了起来,大口喘息着,动作缓慢的盘腿而坐,开始进行调息。

下丹田灵气紊乱,经脉略有丝丝破损,而观之灵力涌动,竟然只余下炼气期的实力?

赵莫离心神微敛,迫不及待探入上丹田,识海完好无损,比之渡劫期又扩宽了数倍。

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境界尤在,只是需要重新修炼出灵力。

这都不算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最重要的是,他赵莫离成功返回了华夏界。

手指微动,几道水球符砸在自己头上。

黑水划落,渐渐露出本来面目,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一头飘逸的黑色长发以玉冠束之,身披黑底描金法袍,气质泠然出尘,却又令人望而生畏。

赵莫离捡起地上的风吟刀,怜惜的抚摸过刀身。

“老伙计,谢谢你为我挡下致命一击,赶紧回归丹田蕴养,我等着与你再次征战四方。”

风吟刀蹭了蹭主人的手,乖巧的遁入丹田休养生息。

而族人们见到天象停止,手握武器亦步亦趋的围了上来。

赵莫离见到这般声势浩大,忍不住想起往昔那些挨揍的场景,觉得屁股莫名疼痛了起来。

“不是,各位爷爷、叔叔伯伯们,我寻思我也没犯大错啊,你们用得着拿刀对着我?”

赵绍严听到自家臭小子的声音,心下狠狠松了口气,可想到他离家消失五年,又不由得眼神犀利扫了过去。

“你还好意思说,结婚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结果呢,毫不负责任,一走了之,赵莫离,你能不能有点担当。”

赵莫离眼睫低垂,眼睛里头猩红一片,极力忍住自己的情绪。

他张口欲言,扫到边上那两个生面孔,身上灵力浮动,竟然是修士?

“那一胖一瘦是谁啊?”

“抢地盘的,说是看上了咱们月牙山。”

“他们虎视眈眈的,还想将我们杀光一通。”

“呸,贼子!”

“’……”

族人们七嘴八舌告状,想将刚才心里的惊惧大声述说出来。

那二人浑身颤栗,每说上一句,他们就要抖上一抖。

实在是怕啊,同为修真者,他们不过炼气初期,堪堪入门而已。

而那莫名出现的神秘男子,身上气势内敛,却犹如九天之上的神明,只一眼便让人望而却步。

他们相当能屈能伸,快速往前一跪,低声讨饶:

“前辈,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打扰了贵村,我们这就离开此地。”

见赵莫离没有反应,瘦矮个眼神流转,试探着开口:

“前辈,要不然,我们兄弟之后任由你差遣?”

话虽如此,可他们眼里的贪婪、不甘、算计,何其明显。

赵莫离眼神微眯,轻嗤出声,这种小人他见得多了,最是可恨,连可错杀,不能放过。

他手指微动,一道刀意贯穿而过,二人嘴巴大张,缓缓滑落至地面,一动也不动。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后,赵德年语气凝重说道:“莫离,赶出去就是了,何必杀人?”

“唉~大爷爷,防君子不防小人,小人如毒蛇,一劳永逸才是正理。”

“说的好!”

一道老迈却依然洪亮的声音穿过人群传了过来。

众人纷纷往旁边退开,露出一位拄着拐杖须发皆白的老人。

老人家身体硬朗,言之凿凿:“我赵春望活了百来岁,经历的何其之多。

纵使天天待在这山沟子里头,我也知道外面世道乱了,你们呀,一个个都太良善。

殊不知良心这东西也要分人来讲,今天你们要是放过这两人,以后赵家村怕是永无宁日。”

赵德年无奈的上前搀扶老人,“爹啊,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咱们华夏到底是法治社会,随便杀人哪里得行。”

赵春望摇头,“你啊你,迂腐,不晓得变通,什么境况做什么样的决定。”

赵德年低垂着脑袋,反思父亲的这番话。

赵莫离往前快走几步,跪地叩首:“太爷爷,孙儿回来了。”

赵春望眼眸闪过一抹晶莹,颤抖着手摸了摸重孙子的脑袋,连声道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