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苏宛苏松_苏宛苏松热门小说

《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是由作者“苏宛”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回到车马行,苏老汉还是跟之前一样,坐在牛车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看见苏宛回去,一张晒得黑黄的脸上露出笑容“闺女,你回来啦”“嗯,我回来了爷爷”跟老汉打了招呼,苏宛把手里的东西放……

小说: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苏宛

角色:苏宛苏松

网络作者“苏宛”的经典佳作《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火爆上线,是一本穿越重生的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看着苏宛财迷的样子,苏松苏月都笑了,也想赶紧赚点银子,不然以后万一出点什么事,手里一点银子都没有,乔氏那里又不愿意为他们出一点钱,到时候怎么办。不过现在却没时间顾及这么多,几个人一人一张辣条,一包辣条很快就见底了。因着明天还得去杨氏家忙活,苏宛她们也没再熬夜,洗漱好了就上炕睡觉去了。大房屋里今晚格外…

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

《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免费试读第11章 偷吃子分第1章 在线试读

苏月笑了起来,“姐姐,这不就是说你这辣条做的好吗?隔着墙,大叔他们一家人都能闻见,不顾面子来跟咱们讨吃的,这要拿到县上,肯定能卖得好。”
“这倒也是。”苏宛释然的笑了,她方才只是气不过大房的那群人脸皮之厚,倒是忘了这茬。
明天再去大姨家忙一天,能做不少辣条,那些豆子在苏宛眼里仿佛都变成了钱,哗啦啦的往下掉。
看着苏宛财迷的样子,苏松苏月都笑了,也想赶紧赚点银子,不然以后万一出点什么事,手里一点银子都没有,乔氏那里又不愿意为他们出一点钱,到时候怎么办。
不过现在却没时间顾及这么多,几个人一人一张辣条,一包辣条很快就见底了。
因着明天还得去杨氏家忙活,苏宛她们也没再熬夜,洗漱好了就上炕睡觉去了。
大房屋里今晚格外的闹腾。
“你们都是些嘴馋的,好端端的闯人家屋子干什么!”苏岩指着坐在床边的卢氏母子俩,气急败坏的跳着指责。
苏峰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刚被安抚得不哭了,被这么他爹这么一骂,哇的一声又哭了,眼泪哗啦啦又留下来。
卢氏心疼的把儿子抱在怀里,冲苏岩瞪眼:“怎么着,说的跟你不想吃似的,你不想当时跟过来干什么!你就是个窝里反的,有本事你冲苏宛他们凶啊!拿我们娘俩撒气算什么人物!”
说人不说短,卢氏一番话正好戳在苏岩的肋巴骨上,他登时就红了眼。
“卢翠花!你这日子还想不想过了!要不是你们娘俩撺掇,我怎么会跟着去苏宛屋,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苏岩梗着脖子,喊的歇斯底里。
“你……”
“够了!”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苏欣开口制止,“你们有这个功夫窝里反,还不如想想怎么整治苏宛这个小贱蹄子,你没看见她都把一个大男人领回家,共住一室了?这种行为不检点的女人,留着不是给咱们苏家丢脸吗!”
虽然苏岩一家子都知道苏宛他们住的屋子有帘子挡着,晚上睡觉的时候里屋外屋相互不影响,但是这确实是个好由头,能把苏宛撵出家门。
卢氏眼睛一转,就想通了,笑得本来小的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还是咱们欣姐儿聪明,赶明娘就去找你奶奶说道说道,说不准老太太一生气,就把她撵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卢氏就从床上爬起来,轻手轻脚的跑到三房门口,敲敲门。
三房的明显还没起,卢氏也不好再敲门,就站在门外头等着。
过了一阵,一个穿着鹅黄色衣裳的妇人把门打开。
卢氏看着眼前的人,一身鹅黄的衣裳,袖口领口还有裤脚那里都用同色系的线绣了花纹,这钱氏虽然不如嫁进苏家的时候年轻,但现在别有一番风韵,小小的一张脸,眉眼上挑,朱唇微启。
她这弟妹不但长得比她好看,而且娘家的也比他们卢家富裕。她可知道当初就光陪嫁过来的,就有整整四大箱子东西,听说还有十多两银子。
卢氏眼中闪过一丝嫉恨,不过很快她就掩饰了过去。
但是钱氏没错过卢氏眼中的变化,她心里不屑,打了个呵欠,装作没看到,问卢氏道:“这大清早的,啥事啊大嫂?”
“这急匆匆的找你,肯定是有急事跟你商量。”
卢氏压低了声音,把钱氏拉到后院的菜地里,进来的时候,还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人看见才松了口气。
“到底啥事啊,怎的还这么神秘。”钱氏这会儿的倒也清醒了,看着谨慎的卢氏,一脸不解。
“哎,我说三弟妹,苏宛这两天这么作天作地的,你咋一点反应都没有呢?”卢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瞅着钱氏。
钱氏心里清楚卢氏怕是要跟自己联合收拾苏宛,但是却装作不明白的样子,“她又没招惹我,我去找那不快活干什么。”
“哎呀,也就是弟妹你这种平日里不出门的,你可是没瞧见啊,苏宛这伤一好,跟变了个人似的,这两天作威作福,恨不得爬到我头顶上来。”卢氏说的义愤填膺,好像苏宛真的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大嫂,你找我到底啥事啊?”钱氏不接话茬子,径直问道。
这三房家的就是这个样,平日里该占便宜的时候从来少不了她,可到了这种出力、开口的时候,却都是缩在后面,就等着吃现成的。
卢氏心里那个恨啊,可她是个急脾气,没忍住,“你看见没,苏宛往她屋里领了个男人,这不是有伤风化吗,传出去旁的人家该怎么看咱们?咱俩去老太太那里说说,让老太太趁机把她撵出去得了,省的以后他们在家里碍眼。”
钱氏垂下眼,默不吭声。
卢氏等了一阵子,见钱氏还不说话,急道:“弟妹,我都跟你说明白了,你咋还不吱一声呢?行还是不行,你倒是给个话啊。”
钱氏抿抿嘴,开口道:“大嫂,你可还记得咱们家去当兵的二兄弟?”
是说那倒霉催的苏彬?
卢氏一愣,“记得啊,怎么了?”
“大嫂可能是忘了,二房家虽然这几年都没回来,可每年该拿回来的银子,可一年都没少过。”钱氏轻声提醒道。
“哎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卢氏拍拍脑袋。
每年快要秋收的时候,苏家二儿子就拖了人捎银子回来,每年都是十两银子。那可是十两啊!要知道,他们一大家子人,累死累活的侍弄那三十多亩地,忙活好几年才能攒出来十两银子!
虽说钱是给到老太太乔氏手里,可老太太都是大房三房一家子分二两,每年都不少。
卢氏嘿嘿笑了两声,“三弟妹,还是你脑子好使,这苏宛现在还真不能撵出去,等着哪年二儿子要是没了,往家里寄的银子断了,咱们再收拾她!”
说罢,就喜滋滋的从后院出去了。
钱氏站在那里,暗啐一口,这大房家的,没啥好心眼子,自己撵苏宛出去,还得拖上他们三房的,还是个没脑子的,想一出是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