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骄阳陆止戈《我家王妃又奶又凶》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我家王妃又奶又凶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是作者大大“李骄阳”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李骄阳陆止戈。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老伯,你得的是风湿寒症,回去买二两酒用醋熬了,连敷七天腿就不会这么疼了”“多谢李公子,多谢李公子了”老伯高兴的直对李骄阳鞠躬,眼看着就要农忙了,他这腿却疼的钻心,要是耽误了收成,一……

小说: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李骄阳

角色:李骄阳陆止戈

看穿越重生文,千万不要错过“李骄阳”的《我家王妃又奶又凶》。概述为:”“……”陆止戈:“一点儿没留。”他这个王爷还没吃呢,他们两个竟然给吃完了?韩方抿了抿唇,回味起昨天晚上那道西红柿牛腩,的确是他从未吃过的美味,他跟着王爷时日不短,也吃过不少宫廷家宴,可是这道菜却让人记忆犹新,回味无穷。到现在他都感觉到口腔中有一种浓浓的肉香和西红柿的清香,原来那酸果子做成了菜,竟然…

我家王妃又奶又凶

第十章 一点没留 在线试读

韩方有也有些食指大动,他仔细嗅了嗅,又用银针测了测,银针并没有变黑。
李骄阳撇了撇嘴,暴殄天物,小人之心,她要是想要害他,银针又如何能够测得出来呢?
难不成他忘记自己是大夫了吗?
第二日一早,韩方就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陆止戈,并且着重提出李骄阳鬼鬼祟祟,意图离开军营。
陆止戈至若惘然,倒是对他做的那道西红柿牛腩更加感兴趣。
“那道菜呢?”
“吃完了。”
“……”
陆止戈:“一点儿没留。”
他这个王爷还没吃呢,他们两个竟然给吃完了?
韩方抿了抿唇,回味起昨天晚上那道西红柿牛腩,的确是他从未吃过的美味,他跟着王爷时日不短,也吃过不少宫廷家宴,可是这道菜却让人记忆犹新,回味无穷。
到现在他都感觉到口腔中有一种浓浓的肉香和西红柿的清香,原来那酸果子做成了菜,竟然如此的美味。
陆止戈有些抑郁:“再让他做一遍,给本王送过来。”他也要尝尝,这几日吃西红柿,他也渐渐的喜欢上了那个味道。
“是,王爷,不过他行为有些鬼祟,要不要派人暗中盯着?”
“不用,且再看看。”陆止戈的嘴角勾起了醉人的弧度。
上京城。
“宁王没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群废物。”
太子陆承麟怒骂道,辛辛苦苦设下了这么一条计谋,不惜动用了埋藏半年的暗线,如今竟然连人的汗毛都没有伤到,如何能不生气。
东宫詹士易顺垂着头不敢言语:“本来宁王都已经中毒了,可没想到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大夫,为他解了毒,这才,这才……”
陆承麟重重地挥了一下衣袖,不耐烦的说:“行了,不用再说了,既然人没杀成,迅速清除掉隐患,不要让宁王那边掌握到什么把柄。”
易顺老老实实应下:“是。”
陆承麟依旧是一脸的阴霾,白白的错过了这么一个好机会,以后想要再找就难了,这几年宁王军功卓著,都说他是战神,甚至在民间的威望隐隐已经超越自己,再这么下去,他这个位置就危矣了。
二皇子这个时候收起了折扇,丹凤眼中多了几分笑:“大哥,你也不必过于忧虑,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再者说,反正他已经被过继给勤王了,威胁不到你的地位的。”
“你懂什么,如今他手握兵权,他母亲又是云贵妃,皇商之女,手中金银财宝无数,若是他想起兵,岂不轻而易举,不趁着现在他没有完全立住脚跟,除掉他,以后想要再除掉他就难了。”
最让陆承麟担忧的是,这几日父皇提起宁王总是夸赞,朝中的一些老臣提起他也无不夸赞的,再这么下去,想要把他回来也轻而易举。
等到他回来,他这个位置就更加不稳固了,必须趁着他没有回到上京,除掉他。
“嗡嗡。”茶杯碰撞的声音响起。
太子回头一看,却发现二皇子连杯茶都拿不稳,手颤抖的不停,不耐烦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二皇子的不要情有些僵硬,他急忙收回了手,云淡风轻的说:“没什么,就是手有些麻了,近日天气转凉,有些不适应气候。”
陆承麟并未放在心上,不过提到天气转凉,再有两个月就是初冬了,到那个时候……
陆承麟诡异一笑,最好让他死在战场上永远不要回来。
……
肇州城。
“王爷,这是安怡郡主送过来的貂裘,说是再有两个月就要入冬,特意给您防风的。”
寿亲王府的管家笑脸迎人,等了半天却发现,陆止戈根本不看自己,就连他身边的亲信也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禁有些生气。
往日再上京城里,谁见到他不得给几分面子,即便是这朝中当官儿的,也得给他几分颜面,可唯独这个陆止戈是个另类,不过一想到自家郡主对他的情深意重,管家也只好忍下。
“王爷您就收下吧,这可是上好的貂裘,且钦天监说了今年的寒冬要比往年更加寒冷一些,若是没有貂裘在身,人怕是扛不住啊。”
钦天监?
陆止戈笔下一顿,韩方的面色也冷了冷,谁人不知王爷最不喜欢提起钦天监三个字,这个管家难不成是故意的?
该死!
“替本王谢过你们家郡主的好意了,不过本王用不上,拿回去吧。”
管家一听,急忙跪了下来:“王爷,安怡郡主可是说过的,若是我把貂裘带回去,她会要了我一家老小的命的,求王爷可怜,您就收下吧!这也是我们家郡主的一片心意呀。”
陆止戈置若罔闻,声音依旧清冷:“你的死活与本王有什么关系?本王也早就说过与你们家郡主半点儿关系都没有,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怕是会让人误会。”
管家级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王爷,安怡郡主一片好意呀,求王爷收下,再者说,这也是我们家王爷的一片心意呀,您如果真的不收,也应该当面与我们家王爷说清楚。”
陆止戈抬头冷冷的去了这个管家一眼。
管家瞬间如芒在背,呼吸一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都说这宁王殿下杀罚果断,是边军的战神,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竟然比他前两年回京的时候眼神还要凌厉。
半晌,陆止戈才收回了视线。
“既然如此,东西留下,你走吧。”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奴才告退了。”
管家如蒙大赦,生怕宁王会反悔,转身就走了。
离开好一段路,看着周围没什么人,管家才啐了一口:“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被嫌弃的皇子而已,还敢如此的猖狂。”
韩方看了一眼那亮的发光的貂皮,“王爷这是黑貂的皮做的,这几年黑貂数量减少,宫里面也找不出第二件郡主,对您倒是情深意重。”
陆止戈声音带着警告:“什么时候你也跟他们一样八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