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简清权景吾热门小说_(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全文阅读

简清权景吾是霸道总裁小说《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薄荷凉夏”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淡漠如莲狐狸女pk铁血冰山腹黑狼,极致宠文,亲们放心入坑!】权景吾是谁?京城根正苗红的爷,人送外号“景爷”,亦是京城金字塔最顶峰的“大钻石”然而,有一天,万人敬仰的“大钻石”被一个女人贴上了专属标签,还是他们最最瞧不起的人,京城所有人都傻眼了简清是谁?家族的污点,被人唾弃的孽种,豪门世家的笑料,一朝归来,大放异彩,欠她的,也是时候一一偿还了…

小说: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薄荷凉夏

角色:简清权景吾

看霸道总裁文,千万不要错过“薄荷凉夏”的《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概述为: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了安蓉几人不准去找简清的麻烦,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丫头和十七年前的她已经不同了,要是真的惹到她了,他有预感吃亏的估计就是安蓉等人了。得到安老太爷的警告,安蓉几人就算再怎么不甘心,此时也是不敢轻易去找简清的麻烦了,况且要是在宴会上将事情闹大了,对他们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说不定还会败坏他们…

钻石婚约之独占神秘妻

第11章 危险的他 在线试读

不远处沙发上,权景吾修长的身躯靠着沙发,惑人的紫眸落在那如莲一般的女子上,深邃的眸底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暗芒。

在场还有很多老友,安老太爷也不能立马退场,只得好声好气地和简清商量让她多留一会儿。

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还没达到呢,简清自是不会这么快离开,毕竟在这欣赏一下安家人气得跳脚的表情,好像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得到简清不会那么快离开的保证,安老太爷稍稍放心了下,坐着轮椅去到那群老友之中寒暄聊天。

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了安蓉几人不准去找简清的麻烦,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丫头和十七年前的她已经不同了,要是真的惹到她了,他有预感吃亏的估计就是安蓉等人了。

得到安老太爷的警告,安蓉几人就算再怎么不甘心,此时也是不敢轻易去找简清的麻烦了,况且要是在宴会上将事情闹大了,对他们也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说不定还会败坏他们的颜面和形象。

没人来找麻烦,简清也落得个清静,走到休息区那边找了个无人的沙发直接坐下,低头安静地把玩着手机,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般。

“嗨喽,我们又见面了。”权以霏拉着权明轩过来,灵动的眸子闪着笑意,俏皮的声音让人很难讨厌她。

简清抬眸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还没两秒,视线重新落在手机上。

碰了一鼻子灰,权以霏也不恼怒,一屁股在简清对面坐下,还不忘拉着权明轩一起。

“原来你叫简清啊,这名字很好听。”权以霏笑呵呵地说道,自来熟的模样让权明轩有些头疼。

简清不语,只给两人留下个侧颜。

这要是换做其他人,或许还会以为简清摆架子难相处,不过家里有个权景吾那座移动冰山,权以霏早就习惯了,对于简清的冷冰冰根本不在意。

“诶,我很喜欢你耶,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权以霏眸光越发蹭亮地看向简清,那灼热的视线弄得简清想要继续忽略她都觉得难了。

“不是说好了,我给你帽子,我们之间就当不认识。”简清淡淡道。

权以霏晃了下脑袋,声音透着几分惊喜,“呀,你终于肯理我了。”

嗯嗯,这个是好现象,她得再接再厉才成。

简清,“……”

意思到自己的声音太大引得周围的人不断看来的视线,权以霏立马收回欢脱的性子,努力hold住自己的淑女形象。

“简清,没想到你是安家的人,那我之前怎么一直没见过你呢?”据她所知安大爷安哲可是还未娶妻生子,而安二爷安崇只有安煜和安语两个孩子,那简清又是谁的孩子?

简清眸子微眯,语气淡淡,“我不是安家的人,我姓简。”

权明轩心细地察觉到简清提到安家时的不喜,暗中扯了扯权以霏,这妹子的智商能不能在线一下呢?

权以霏看了眼权明轩,又看了看简清,意识到她刚刚那话的不妥,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哈,简清,我不是故意的。”

简清轻摇了下头,察觉到手机振动,看了眼屏幕上的备注,转而站起身,“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不在意周围暗中投来的视线,简清直接走向落地窗那边的露台处。

看着简清的身影走远,权以霏挠了挠头发,“二哥,你说简清和安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那安老太爷的态度,分明是很喜欢简清,又当众承认简清是他们安家的曾孙女,可是她怎么感觉简清并不是很高兴,而且安家其他的人对简清也有些敌意。

权明轩双手环胸,笑道,“简清和安家是对立的这一点显而易见,只是其中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这就得回去问问爷爷他们了。”

权以霏懵懵懂懂地听着,心底疑团一大堆。

露台处,接到简洛的电话,简清的心情好了几分,眼底的笑意有了几分温度。

“嗯,我知道。”

电话那头简洛不停地念叨着要简清好好照顾自己,听得简清嘴角的笑意真实了几分,不似刚刚那在众人面前的淡笑。

“好,你可不要被他们两个给卖了,到时候我可不去赎你。”听着自家弟弟提起最近要和黑杰克、白玦两人去度假的事情,简清幽默地打趣了句。

聊了一会儿,简清便挂了电话,刚想回宴会厅时,转身便撞进一个宽厚的怀里。

鼻间传来一股淡淡的冷冽的幽香,简清微微一怔之后,身体反射性地做出往后退去,快速地稳住脚步,这才得空抬头看向来人,刹那间,不经意撞进一双幽深的紫眸。

在国外生活多年,见过不同眸色的眸子,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么迷人的紫色,那水晶紫色般琉璃的色泽流转间星辰聚敛,让人不经意间便沉沦其中。

黑杰克和白玦,包括自家弟弟,哪个不是容貌上乘,只是在这人面前还是稍逊一筹,只需一眼,简清便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很危险。

很少有人能让她感到慌乱甚至无措的紧迫感,尤其是对上那双紫眸时,仿佛她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模样,那种赤裸裸的感觉就像是被扒了衣服在阳光下暴露一般,让她有些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