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日百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反派的小甜妻太撩人

>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太撩人

甜兔绵绵 著

云知溪 古代言情 沈宴

【甜宠+系统+穿书】 孤儿院长大的贫困少女云知溪立志捡瓶子创业,发家致富,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可人生总会充满各种意外,云知溪怎么也没想到,往日的小学同学竟然成为了她的竞争对手
云知溪:“放开我的孩子!” 同学:“???” 同学:“老同学啊,我想跟你做笔生意~” 最后,被成功忽悠的云知溪瓶子不仅没抢到,还掏了一百块钱买了个二手手机
自那之后,云知溪从此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手机还经常会发布一些强制性的任务让她完成
比如: “任务一:给《将途》里刚挨打完的沈宴送一瓶伤药以及一碗热腾腾的粥
奖励现金两千元
” “任务二:给《荒图》里被敌方部落下药的沈宴送解药,保住他的清白
奖励一件失传的古董
” 完成任务的方式除了养成游戏那样点击屏幕即可完成,有些任务却需要云知溪穿越到里面的世界来完成
真香后,云知溪逐渐脱贫,却也渐渐地察觉了不对劲
家里的小东西总是不翼而飞,睡觉时总觉得好像被人盯着,乱糟糟的台面被整理地干干净净
她是不是被坏人盯上了?! 正当云知溪想打电话报案时,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双手禁锢在墙面
那人声音低沉性感,气息在她耳边轻抚
“云知溪,好久不见
” 云知溪惊恐地瞪大双眸:九敏,我当初不应该和同学抢瓶子!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甜宠+系统+穿书】 孤儿院长大的贫困少女云知溪立志捡瓶子创业,发家致富,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可人生总会充满各种意外,云知溪怎么也没想到,往日的小学同学竟然成为了她的竞争对手
云知溪:“放开我的孩子!” 同学:“???” 同学:“老同学啊,我想跟你做笔生意~” 最后,被成功忽悠的云知溪瓶子不仅没抢到,还掏了一百块钱买了个二手手机
自那之后,云知溪从此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手机还经常会发布一些强制性的任务让她完成
比如: “任务一:给《将途》里刚挨打完的沈宴送一瓶伤药以及一碗热腾腾的粥
奖励现金两千元
” “任务二:给《荒图》里被敌方部落下药的沈宴送解药,保住他的清白
奖励一件失传的古董
” 完成任务的方式除了养成游戏那样点击屏幕即可完成,有些任务却需要云知溪穿越到里面的世界来完成
真香后,云知溪逐渐脱贫,却也渐渐地察觉了不对劲
家里的小东西总是不翼而飞,睡觉时总觉得好像被人盯着,乱糟糟的台面被整理地干干净净
她是不是被坏人盯上了?! 正当云知溪想打电话报案时,突然被一双强而有力的双手禁锢在墙面
那人声音低沉性感,气息在她耳边轻抚
“云知溪,好久不见
” 云知溪惊恐地瞪大双眸:九敏,我当初不应该和同学抢瓶子!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太撩人》网友点评:

月之影面:主角是谁?序章的那个过客又是怎么回事?谁的金手指吗?8章没看出来谁是主角!!!!!!!!!!!!

破庙有神仙:这书竟然还有人追,装B装成傻子的典型。一个百年传承的继承者,面对美女就走不动道,10 年前的小说才会有这种情节吧。

真摘星拿月:问一下,书中“一个鸡子形如卵状”,鸡子不是鸡蛋?鸡蛋不是鸡卵?圆形形如圆形?可以这样形容?

《快穿:反派的小甜妻太撩人》精彩片段

第6章 跪下


系统:“夸他。”

云知溪恍然大悟,自己好像为了表明立场便将他贬得一无是处了。

她连忙蹲到他的床前,扯出一抹甜笑,道:“其实也不是毫无所图。”

沈宴羽睫颤了颤,余光瞥向云知溪,看她能说出个什么来。

云知溪连忙说道:“图你生得好看,令我心生欢喜!”

沈宴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愣,随即涨红了俊脸,低沉沙哑的嗓音变得紧促,“肤...肤浅!”

云知溪的眸色微暗,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少年,有点秀色可餐......

打住,她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他还是个孩子!

“总之,你好好养伤,下次我再过来看你。”云知溪匆忙说完,将药碗放在桌上,眼神闪躲地跑出了房间。

见她如此着急忙慌的,沈宴眸中闪过一丝疑惑,想起身唤住她,却只看见她一抹粉白色裙摆消失在拐角处。

不会是被自己骂跑了吧?

沈宴敛下眼眸,薄唇微抿,思考自己是否是太过分了,怎么说,她已经救了自己两次。

希望下次再见她的时候,能偿还了她的恩情。

可...她还会再来吗?

好像她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是在他最窘迫的时候。

云知溪,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

隔日,一群人气势汹汹地闯入这间破旧的房屋,房门被一个粗壮的人一脚踹开,激起一阵灰尘,木板的碎屑散落一地。

沈宴撑起身子,冷冷地看向面前这一群来势汹汹的家奴,本就因为重伤而毫无血色的俊脸此时带着病气,虚弱不堪。

可就是这样一位看起来病弱的少年,目光却带着倔强的阴冷,不甘示弱地瞧着这些人。

“是沈之嶂让你们来的?”他冷笑一声,“他就非要弄死我不可?”

为首的家奴看着沈宴一身破旧的衣裳,却犹如深陷泥潭的清莲般透着雅气,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但此番来也没有忘了他们的目的,为首家奴挥了挥手,“带走,去沈家祠堂。”

见沈宴欲要反抗,那家奴低声一句,“三少爷勿要抵抗了,您身子虚弱,反抗只会让你多受些皮肉之苦。”

见他的眸光泛冷,里边蕴藏着恨意,家奴又道,“是家主寻你。”

闻言,沈宴一怔,他有多久没见过那位名义上的父亲了。世间哪有父亲会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骨肉,他的这位父亲,恐怕就是个例外吧。

终究还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就算被家奴压制着双手,沈宴的心中对这位久闻不见的父亲还是燃起了一分期待。

沈宴被押着进了沈家祠堂,众多牌位之下,一个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背对着他们。

沈宴抬头看向这个男人,有片刻的怔然。

他有多久没有见过这位父亲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