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日百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前任不许我谈恋爱

>

前任不许我谈恋爱

坏坏猫 著

林羽 现代言情 苏南

被亲生父母寻回的苏南被告知从小被定了娃娃亲
对象正是她暗恋了多年的清冷贵公子林羽
双方父母决定先订婚,然后一起出国留学
苏南以为这一场以喜欢为名的孤单盛宴终于要落下帷幕
直到订婚前的那一晚,盛装的苏南在半掩的门外看见慵懒斜倚在沙发上的矜贵少年撩起眼角,漫不经心的朝着对面的发小道:“谈什么喜欢,只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
” 苏南在订婚宴上不辞而别
有些事,到此为止就是最好的收场
* 几年后再见面,是她回国第二天朋友的开业典礼上
那人少了年轻时的张扬任性,变得更加成熟矜贵
苏南抬头就看见对面一双黎明似深邃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戴着红色手串的那只青筋隆节、骨节分明的手伸到她眼前:“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林羽
” * 后来,多次她觉得可以发展的恋情还未开始便宣告无疾而终后,苏南终于忍无可忍,打电话质问他:“你什么意思?” 在一壁之隔独酌的男人终于卸了矜贵从容的假面,猩红了双眼,哑声道:“苏南,你只能是我的,从一开始就是
你逃不掉的
”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阅读提示:双c1v1;前期女主暗恋,后期男费劲心机追女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被亲生父母寻回的苏南被告知从小被定了娃娃亲
对象正是她暗恋了多年的清冷贵公子林羽
双方父母决定先订婚,然后一起出国留学
苏南以为这一场以喜欢为名的孤单盛宴终于要落下帷幕
直到订婚前的那一晚,盛装的苏南在半掩的门外看见慵懒斜倚在沙发上的矜贵少年撩起眼角,漫不经心的朝着对面的发小道:“谈什么喜欢,只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已
” 苏南在订婚宴上不辞而别
有些事,到此为止就是最好的收场
* 几年后再见面,是她回国第二天朋友的开业典礼上
那人少了年轻时的张扬任性,变得更加成熟矜贵
苏南抬头就看见对面一双黎明似深邃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戴着红色手串的那只青筋隆节、骨节分明的手伸到她眼前:“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林羽
” * 后来,多次她觉得可以发展的恋情还未开始便宣告无疾而终后,苏南终于忍无可忍,打电话质问他:“你什么意思?” 在一壁之隔独酌的男人终于卸了矜贵从容的假面,猩红了双眼,哑声道:“苏南,你只能是我的,从一开始就是
你逃不掉的
”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阅读提示:双c1v1;前期女主暗恋,后期男费劲心机追女

《前任不许我谈恋爱》网友点评:

离天大圣:我真的怀疑是男主长太丑招人恨了,怎么走到哪儿都几万个人要杀他呢?无缘无故地打脸反杀令人甚至都感觉不到爽,就是很迷,这是开了群嘲光环吧

孙猴子是我师弟:毫无逻辑的NC小说,不知道为什么在起点排名那么高

我的女友是恶女:美食和剑道写到精彩处然后下面就没了,转而去写萝莉的浴衣、带萝莉捞金鱼乱七八糟的破事……看这本书才让我深刻理解了什么叫日式臭宅,那就是,月亮不绕着地球转不要紧,只要我绕着几只萝莉转就ok了。

《前任不许我谈恋爱》精彩片段

第6章 那是我姐


生物书上说,多巴胺控制感情,血清素啡呔控制喜怒哀乐,苯乙 胺控制喜恶,肾上腺素控制激情。

可我们总是边害怕边励志,边等待边逃避。

边励志边堕落,边想象边清醒。

—来自少女苏南的日记

颜控少女苏南最近一直怀疑自己对林羽别样的感觉来自于那天仙女湖畔的见色起意。

不然为什么要如此在意他的一举一动呢,譬如他突然更改的微信名。

LY当然是他名字的缩写,林羽。可是YH什么意思?遗憾?他在遗憾什么,烟火?他吸烟吗?她可不喜欢抽烟的男生。

喜欢?苏南被自己的这一脑洞吓一大跳,纯纯的见色起意,怎么能绕到喜欢两个字上去,她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苏南研究半天无果后,沉沉睡去。

排练大合唱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因为不是专业的,几场下来谢贝贝已经声嘶力竭。她向苏南控诉她的夜莺嗓就这么生生地被练成了公鸭嗓。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会弹钢琴的小仙女”她的嗓子因为嘶哑而低沉,像个男人。

“贝贝,你现在的声音好性感,勾引的我想犯罪”,苏南手捂着嘴,肩膀抖动,憋着笑。

“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虽然你美若天仙没错,可我绝不为仙女折腰,我喜欢的是猛男,不是萌妹子”。

谢贝贝瞪圆了眼睛,手虚抚着着胸口演的很认真。

苏南忍不住笑出声来。

指导老师出去还没进来,大家都三三两两席地而坐休息,苏南和谢贝贝正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抬杠,就听旁边两个同学正在闲谈:

A:“你知道吗?听说隔壁的林羽有女朋友了”

B:“真的吗?看不出来啊,平时看他没正经理过那个女生啊”

A:“真的,我发小就是他同桌,听说他时常拿着一张女生的照片发呆”

B:“不是吧,哎,她漂亮吗?”

A:“听我发小说,他曾偷偷远远地瞧过一眼,看不太仔细,不过看大模样应该很漂亮,听说这次请假专门去看她去了”

“哎吆,看不出来啊,帅哥还挺长情啊,怪不得对咱们学校那么多莺莺燕燕置之不理”谢贝贝感叹,她转头看苏南。

“嗯,是挺长情的”苏南皮肤本来就白皙,这会更是有一种病态的苍白,她手用力攥着校服的一角,朝着谢贝贝挤出一丝微笑。

原来见色起意也会心痛,苏南想。

晚上,苏南翻着白天打印出来的主持词内容,一点状态没有。

她今天就莫名的懒散,林羽发消息问她有时间对词吗,她以今天太晚,她已经睡下了为理由推脱了。

明明昨晚还很雀跃,今天就情绪全不对了,她不想面对这样的自己。

林羽看了下手机屏幕,上面显示,才晚上九点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