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日百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七零,白富美下乡撩爆纯情糙汉

>

七零,白富美下乡撩爆纯情糙汉

公子无耻 著

沈娇娇 现代言情 许默

勇敢村的人都知道新下乡来的沈娇娇是个狐媚子,成天打扮的花里胡哨跟在男人身后跑
后来沈娇娇被渣男砍掉双腿,扔进地下室,折磨的生不如死
在她病危之际,是那个被她亲手送进监狱的男人(许默)用百万的价格买走她
沈娇娇以为,许默买走她是想羞辱她折磨她,可是,男人竟不计前嫌,跟她结婚,还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甚至是在她死后,男人为她伤心欲绝,终生不娶
那个时候,沈娇娇才明白,原来一直被她侮辱的男人爱她如此之深
重生归来的沈娇娇直接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肢,悔恨痛哭,“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要给你生宝宝
” 男人咬牙切齿,“沈娇娇,我不是你老公
” 沈娇娇清醒过来才尴尬发现,对啊!她们还没成亲呢?今晚只不过是她为了勾引他给他下了药
于是她发誓,一定要往死里撩拨这个男人,将他追到手
“许默,我很喜欢你
许默,我们去小树林吧!那里没有人
” 男人被撩拨的面红耳赤,“沈娇娇,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 沈娇娇低垂着脑袋,软软糯糯的道,“哦,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小树林
” 男人无可奈何,羞赧的应道,“去

来源:番茄小说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勇敢村的人都知道新下乡来的沈娇娇是个狐媚子,成天打扮的花里胡哨跟在男人身后跑
后来沈娇娇被渣男砍掉双腿,扔进地下室,折磨的生不如死
在她病危之际,是那个被她亲手送进监狱的男人(许默)用百万的价格买走她
沈娇娇以为,许默买走她是想羞辱她折磨她,可是,男人竟不计前嫌,跟她结婚,还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甚至是在她死后,男人为她伤心欲绝,终生不娶
那个时候,沈娇娇才明白,原来一直被她侮辱的男人爱她如此之深
重生归来的沈娇娇直接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肢,悔恨痛哭,“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要给你生宝宝
” 男人咬牙切齿,“沈娇娇,我不是你老公
” 沈娇娇清醒过来才尴尬发现,对啊!她们还没成亲呢?今晚只不过是她为了勾引他给他下了药
于是她发誓,一定要往死里撩拨这个男人,将他追到手
“许默,我很喜欢你
许默,我们去小树林吧!那里没有人
” 男人被撩拨的面红耳赤,“沈娇娇,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 沈娇娇低垂着脑袋,软软糯糯的道,“哦,那你到底要不要去小树林
” 男人无可奈何,羞赧的应道,“去

《七零,白富美下乡撩爆纯情糙汉》网友点评:

开局一个亚空间:这个作者也算是科幻的扛把子了 不过他前面几本我看了个开头就弃了 这本倒是新鲜感拉满 可以一读

神奇宝贝之智爷传奇:粮草,除了作者为了制造冲突强行和凤王死仇不喜欢其他非常满意

超能科技帝国:这人完全没有找到写作的主题,你写黑科技就专心写就是了,尼玛还去写异界之内的,真无语,差评

《七零,白富美下乡撩爆纯情糙汉》精彩片段

第4章 娇弱小白兔


这个时代,女子清白何其重要?

就算沈娇娇是温室里娇养的花朵,不谙世事,但是,也不至于傻白甜到这种地步吧!

许默刚开始本以为是沈娇娇跟方青鹤联合起来害他。

可是,结果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沈娇娇居然没指认他。

这究竟是为什么?

沈娇娇知道自己的名声在勇敢村里很臭了。

她跟方青鹤狼狈为奸,在今日之前,就多次让许默难堪。

沈娇娇还挺庆幸自己是女子,不然按照许默的脾气,肯定得打死她。

“许默,对不起。”沈娇娇突然低下头来道歉。

像做错事的孩子,可怜兮兮的。

许默愣住了。

沈娇娇以前在他面前从来都是趾高气昂盛气凌人。

何曾这般卑微过。

“许默,今天本来是我跟方青鹤合谋,给你下药,我失去清白,方青鹤带人过来,然后我就指认是你逼迫我。

但我后来醒悟了,我觉得方青鹤那人就是个混蛋,不值得我给他卖命,以后,都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了。”

沈娇娇说完抬眸小心翼翼的去看许默的脸色。

没什么变化。

应该是不信她的鬼话吧!

哎!

毕竟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是过分的离谱。

不信她也正常。

但她必须要立即跟方青鹤划清关系。

至少得让许默知道她现在的决心。

争取努力做个好人。

沈娇娇再次得寸进尺的去拉许默的手臂,软乎乎装可怜,“求求你了,送我回去吧!”

若不是知道许默上半辈子对她感情颇深,她也不敢这样缠着他。

许默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

男人薄唇紧抿,最后还是走到沈娇娇面前,后背对着她蹲下。

“上来,我背你回去。”

沈娇娇意外许默会主动背她,但还是没耽搁的爬上男人结实宽广的后背。

她怕多迟疑一秒,男人就反悔了。

沈娇娇爬上男人的背后,男人很轻松的站了起来。

往知青所走。

但他尽量选择有树荫月光照不见的地方。

想来也是怕被人看见,玷污了姑娘的名声。

他走的很稳,至少,沈娇娇一点都不觉得颠簸。

沈娇娇觉得身下的男人就是一团火,热的吓人。

不由面红耳赤。

尽量不去想之前在床上的画面。

知青所就在村口的位置,路程不远。

走了五分钟就到了。

等到了村口的一棵大槐树下,男人将沈娇娇放了下来。

他回过身,面无表情的道,“沈娇娇,我爹瘫痪在床,每月需要巨额医疗费用。

我的家里很穷,还欠了很多外债,你若是不嫌弃,我就娶你;但你若是觉得我高攀了,那就当我没说,这事你认真考虑一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